咪哒看书网 > 离宫记 > 第26章 识破

  

  这话说得慢条斯理,却又直击人心。

  不知怎么的,知薇突然有些害怕起来。总觉得这个林太医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他真的只是个太医吗?

  他站在那里的样子不经意可又高高在上,那种从骨子里带出来的骄傲无法掩饰,他似乎也不想掩饰。明明算是客,却比她更像这个屋子的主人。

  而皇帝看着面前的一切,颇有些感慨。

  他已许多年没来这间屋子。自从先太子过世后,他无忧无虑的生活便成了泡影,这里也就成了回忆里的一处点缀。他开始抛弃过往的一切,努力让自己像个君王。只有偶尔夜深人静难以入睡时,才会想起这里的一草一木。

  因为他的缘故,这里这么多年来没安排人住,却依旧保养得宜。他大概从未想过,有一天他的一位不受宠的嫔妃,会堂而皇之地住进这里。

  而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

  想到这里,皇帝的目光不自觉地落到了知薇身上。和昨天面圣的庄重不同,她今天穿得有些随意,一件浅草绿的襦裙,外头罩一件同色系的半臂。没像昨天那样还加件披帛,头发也梳得很马虎,甚至没有全挽起来。

  她这样子就好像像刚起床似的。虽不够华丽却清新讨喜,皇帝看着她感觉就像一股清风迎面扑来,令人通体舒畅。

  她看起来还真不像二十几岁的女人。这个年代的女人早熟,宫里尤为严重,皇帝身边那些二十来岁甚至十八/九岁的嫔妃都已是老气横秋,处处透着稳重端庄。

  没有一个女人像她这般清丽又干净,皇帝仔细一看,发现她连粉都没抹,就这么素面朝天往那儿一站,就像头一回在延禧宫看到她的那样。

  知薇感觉到对方打量的目光,有些不知所措,想起他方才说的话,于是开口道:“平安脉就不劳烦大人了,我身子挺好的。大人有事儿便去忙吧,别为我耽误正经事儿。”

  言下之意就是,男女授受不清,你还是赶紧走吧。

  皇帝却只当没听见,一个转身往上首的太师椅里一坐,挑了眼眉角看知薇。那眼神竟透了点妖气,知薇突然觉得男人的漂亮竟也能如此震憾人心。

  因为他的出现,整间屋子似乎都亮堂了起来。

  对方既不肯走,她也不好直接赶人,只能尴尬地站在那里,想不好接下来该怎么办。

  被人反客为主的滋味,有那么点怪异啊。

  小庄子没跟进屋来,就这么站在门口候着,眼睛偷偷瞟屋里的动静,有点想笑又不敢。锦绣有些看不过去,悄悄溜在门边掩嘴冲他问:“你们家大人怎么回事儿?”

  皇帝不点破,小庄子只能跟着演戏:“给沈贵人把平安脉啊,宫里大小主子娘娘每月都把。”

  “你们大人当真是太医?”

  这话问到了关键点,小庄子模棱两可道:“要不你以为呢?”

  锦绣说不了,总觉得这位一点都不像太医。她比知薇消息灵通,傅玉和出入太医院她是知道的,可从未听说还有一位风姿卓绝的林太医。这样的人物若真整日里给各宫主子请平安脉,那早就传得沸沸扬扬了。

  而且看这位的架势,哪里像是整日里低头侍候娘娘的,根本就是一位被侍候的主儿。

  不知怎么的,锦绣有些不安,心咚咚跳得极快,连带着看小庄子都觉得有些不大一样了。这小太监跟小路子差不多年纪,看起来却比对方更老练些,眼睛里东西也更多。

  宫里的太监见得世面越多,气质越不同。太医院那些个打杂太监多油滑猥琐,少有面前这位这样爽利的。锦绣心里有疑问,索性从这位下手:“你是给林大人打杂的小太监?”

  “是,我就跟着我们主子。”

  锦绣更疑惑了,太监一般不管太医叫主子,得叫大人才对。

  小庄子是习惯成自然,一开口才觉出不对来,想改口却迟了。锦绣脸色一变,微微后退一步:“这位公公,您哪个殿上当值的?”

  小庄子不敢胡说骗人,只能立那里不动,面上露出几分凛然之气,半个字也不回锦绣。

  锦绣看他这样,再看看里面那一位,越看心里越是发毛。她怎么突然觉得,这位这么像万岁爷呢?

  锦绣没见过皇帝,但偶尔听人提起过,说皇帝是这宫里最拔尖的人物。又想起上回见到的安阳大公主,眉眼间竟跟这位有几分相似。

  若真是万岁爷也就解释得通了,尊贵如公主那样的人物,总不会跟个太医长得相似吧。

  这想法一旦冒了头就很收住,锦绣越看他越觉得像皇帝,吓得浑身直打颤,腿肚子抖得跟什么似的,竟有些站不住。

  她扶着门框想稳住身子,顺便给知薇使眼色要她当心。偏偏对方没往她这边看,还在琢磨着怎么赶紧把人哄走才好。

  太医也没这个样子的,哪有她都没坐自己先坐下的道理。就是傅玉和,也不曾如他这般嚣张。

  皇帝也不叫她坐,只开口问道:“你昨儿个跪了小半个时辰,今儿人觉得怎么样?”

  他怎么会知道这些?知薇心里既好奇又震惊。难道说他真跟皇帝有那样的关系,皇帝连她罚跪的事情都一并说了?

  若真这样,这皇帝未免也太八卦了。

  “你过来。”皇帝又道,指了指旁边的台面,“把手搁这里。”

  说完他又看一眼锦绣,吩咐道:“过来侍候你家主子扶脉。”

  那理直气壮的样子,迟钝如知薇也察觉出不对来了。

  她回头看一眼锦绣,只见对方面色苍白满脸虚汗,竟是要倒下的模样,立马过去追问:“你这是怎么了,好好的突然就……”

  她话刚说到一半,就被锦绣一把抓住手。对方凑近了对她道了句:“主子,这人恐怕是……”

  话还没说完,皇帝再次开口:“赶紧过来,没听到我方才的话吗?”

  知薇有些不高兴,怎么这么横,好歹这也是她的地方,锦绣是她的宫女,被旁人训斥了她这心里难受。

  锦绣却不敢耽搁,扶了知薇坐到了皇帝对面,主动抓起她的手搁在台面上,又拿了块丝帕盖在腕上,最后悄悄退到知薇身边,一连串动作麻利迅速,就跟后头有恶狗追她似的。

  知薇觉得像被赶鸭子上架,但既然都伸手了,对方又坚持,把一脉就把一脉吧。万一有什么病早治早好,若治不好她就赶紧投胎去。

  皇帝已经许多年没给人把过脉了。他年少的时候贪图新鲜,跟着傅玉和和他那个叔祖学过几招,算是粗通医理,能把简单的脉象,也能开些调剂的方子。

  学成之后他给傅玉和把过,给他那个憨憨的二哥把过,也给小弟把过。说起来他二哥人不坏,就是母妃太跋扈,没有她在中间搅和,他们两兄弟从前的感情不错。

  他二哥人虽笨但感情也单纯,对争权夺利没兴趣也吃不下,只顾自己整天傻乐呵。皇帝有时候挺爱和他在一起,因为没负担。不用担心他会算计你,那是一个自己手里有半块糕还会塞给你吃的人。

  因着这份情谊,后来皇帝登位后没对他下过手,也没计较过丽贵妃的种种,反倒封了个永安王给他,还准许丽贵妃出宫跟着儿子过,也算是让她有了个不错的结局。

  他把手搭在知薇手腕上的时候,心里想的却是从前的往事。想着想着他自己不由想笑,都过去了还想它做什么。再怎么兄弟情深,他和二哥这辈子也不可能再见了。

  他觉得自己今天有点反常,念旧得厉害,大概是在这个屋子的缘故吧。

  因为想了会心事,这脉把得时间就有点长。知薇想提醒他,话刚到嘴边就被锦绣一拉。对方冲她挤眉弄眼,示意她别开这个口。知薇就有些好奇,用嘴形示意:怎么了?

看过《离宫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