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哒看书网 > 永恒之爱 > 第50章

  “我……我可不可以……祝你生日快乐?”望着她,我结结巴巴地不知开始怎么表达。

  “谢谢!”她的声音有此发抖,虽然她低下头,但我还是从那一瞬间看到她那双眸里闪动着的泪花。说着她把伞递给我,轻轻地走到窗前,像刚才一样重复着:“你还是回去吧。”然后拉开一角窗帘,像每天下班后一样静静地望着窗外,延长着我们相见的分分秒秒……

  我默默地走到她身边,轻轻地为她拭去两腮的泪花,吻了吻她的前额,想给她以诚挚的祝福与安慰。可一股罪恶的冲动竟使我周身的热血如火山似的沸腾起来。教我倦倦地把唇移向她的脸颊、双唇……

  “宇宣,宇宣——”突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我立刻放开她,弹簧似地跳开到一边,顿了顿去开门。

  “给你伞,雨小点儿了再走吧,反正饭还在火上给你热着呢。”妻水人似的一进门就喊,并不由分说塞给我一把蓝伞。雨瀑吞没了两个女人的身影,那晚的雨越下越大,我揣着两把雨伞,淋着雨回家……

  第十一节 我不能再走近你……

  秋月,月圆。

  海边,桥上。

  夜色中洒满了星星。

  野琳用的是恳切的口吻:我只想让你知道三年来对你的牵挂和思念,让你知道,三年前的选择多么身不由己,没有选择的选择,不敢恳求你的原谅,你知道,我的整个世界都是因为有你的支撑……

  野琳疯了一般的诉说着,他早已跟那个女孩离了婚。听说我在这座沿海城市,他来了,他明明知道一切都不可能的了。他说:只想看你一眼,如果你过得好……

  野琳站在靠海的档杆边,终于哭了。

  我没有哭。往事是一座不上锁的阁楼,野琳的到来让我不经易的闯了进去,但我不会迷失了自己。数不清的爱恨嗔怒早已被时间磨砺得黯淡无光,而沉淀下来的情感,只有理智和平静。我不能再走近那些掺假的爱情……

  野琳和我同在乡村里长大又一起上大学。我一直以为很了解野琳。他家祖宗三代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在土里创食的农民,父亲一个大字不识,他太爷是逃荒从河南闯到湖北的,到湖北时,一家六口穷得连床被子也没有,野琳的母亲一连生了三个丫头片子才有了野琳这么一个传宗接代的。自然省吃俭用,供野琳上学,他的三个姐姐不到二十岁就相继出嫁了。

  上高中时,野琳和我是同桌。他那时对自己发誓,一定要考上大学,要不然,他背不动家人对他的这份情债,尤其,他的姐姐是为了拿到彩礼,给他上学用才早早嫁出去的。从野琳每晚熬得通红的双眼里,我看到一种压抑的力量。

  天道酬勤,野淋最终和我一块到了北方的一所著名大学,在大学毕业前的一个星期六的晚上,野琳突然打电话给我,他要去省委宣传部实习。说起分配去向时,他说他很可能留在省城,若是这样,他就不准备去我的老家,南方的另外一座城市。

  我听出了野琳另外的意思。但当野琳带着另外一位相貌平平的女孩出现在我面前时,我仍然不愿相信自己的眼睛。我了解野琳的脾气脾性像了解自己一样,我们是从小看着彼此长大的。我一直在关注着他。他离不开我的关心和温暖。但我不得不接受野琳背叛我的事实。因为和野琳站在一块儿的女孩身上多少掺杂了些身不由己的因素或者个欲望的东西。因为她,野琳这个乡下农民的儿子顺利的留在了省城。

  野琳向我解释。他说这一切都身不由己,他根本没喜欢过那个女孩,他心里只有我……

  我不听他的解释,把他推出屋,狠命的摔上门。然后躲在空无一人的宿舍里,任泪水横流。后来,野琳走了。他沉重的脚步不是落在楼梯上,而是落在我们心坎上。他一落脚,我心剧烈地疼痛起来。

  不久野琳结婚了,新娘到底是那个大局长的女儿,野琳结婚时已升到了副处,时年25岁,多么灿烂的前程。

  我收起脆弱不堪的心,想起以往多年的情分都化作了如烟往事,我害怕这样的事实,可是事实仍然残酷无情地夺走了我深爱的人和我对爱情的所有幻想。

  我不再关注野琳,尽管野琳对我有许多解释:爱情不是在真空里。房子、票子、车子,有物质才有情调。

  在野琳牵住局长千金的手时,我不知道,野琳寂寞的思想里有没有关于爱情的思考。他把爱情变成权力和欲望的通行证。我想野琳是悲哀和疲惫的,虽然他不说。他掩饰得堂而皇之,我的泪不是为野琳的离去,而是他把情爱和欲望混在一起的扭曲。

  三年之后,我迁居到这座海边的城市生活,在老同学的聚会中我意外的碰见了野琳,几年不见,他已微微发福。当我们的目光在众多目光中相遇的刹那间,我看见野琳的表情很痛苦地颤抖着。在他尽量掩饰自己的时候我已经猜到了他和妻子离婚的事实。

  这个聚会我们事先并不知道会彼此遇上。我移开目光,像陌生人一样继续和朋友们谈天谈地。野琳一直沉默着,几次他都欲言还止。我知道,一切都过去了,时光不可能为谁重新轮回。

  聚会结束,野琳从酒店追我一直到海边。

  野琳说:你的目光有一种穿透时空的力量,任何事都瞒不过你。

  我对野琳一笑,我们之间早就结束了一切。我心里更不会有任何非分之想。因为在那个小区的一隅,桔黄的纱窗后面,有一个对我体贴入微的人等我归去。他整个的灵魂里都有我,我感到他对我无处不在的牵挂。虽然他不是副处级。他的身世普通平凡。但我们一样把日子调理的有声有色。

  当我把这些说给野琳听时,他的脸色渐渐青紫,又渐渐惨白。

  望着野琳那双黯淡无光的眼睛,我只想告诉他:爱情不能掺杂太多,否则爱情就会找不到家。

  第十二节 情人节的玫瑰

  我是一个来自山乡的男孩,但故乡的山水却赋予我浪漫的气息,我喜欢三毛喜欢徐自摩,也喜欢汪国真,边审视着校园里的男男女女和他们之间的故事。象牙塔里是一个永远不缺乏爱情素材的世界,于是,伴随着那朵情人节玫瑰的送出,我也有了我自己的故事。

  今天是2月14日,我想大学的第四个情人节。今年的情人节和往常不太一样,即将到来的离别和分配的不如意把整个校园都搞的凄凄惨惨。走在熟悉的但又将告别的校园小路上,我又想起皖儿曾对我说过的“最好的花是玫瑰”。

  那么,最后送她一只吧。

  我来到花店,沁人心脾的花香扑面而来,让我感到一丝微微的醉意,望着满屋子玫瑰的色彩,我思维不由自主的飘向了皖儿。

  我和皖儿同为本校中文系的学生,我高她一届。在皖儿她们刚踏进校门的时候,作为大师哥的我自然免不了要去对她们关照一番。碰见皖儿,才知道她是我的老乡,而且是唯一的老乡,理所当然的,稍有空闲的课后,我们会不约而同地相伴着去逛她不熟悉的校园,用乡音讲述人生,故乡和未来。

  一个傍晚,我们一起路过一家花店。那里一簇簇的鲜花妖艳地对路人搔首弄姿。我闻到了愤怒的泥土味。皖儿却来劲了,她像个园丁似的给我解释:“这是康乃馨,那是勿忘我……当然,最好的花是玫瑰,可惜,至今还没人送给我过……”,嗨,你是说那种红红的带刺的花吗?我家的花钵里种了好多,你要的话,改日我送你一把,我大大咧咧的说。

  在第二年那个男士们踏破了花店门槛的情人节,我忽然记起了这个不经意的许诺,便真的从可怜的伙食费里扣出了一枝玫瑰花的钱。那时的皖儿已经因了她可人的脸蛋娇好的身材和能歌善舞的天赋摘下系花的桂冠,每天在楼下守候的男士都有一个加强排。所以,当我提着那枝牙缝里长出的玫瑰前去兑现诺言时,皖儿的床头,桌上已摆满了一束束、一团团的各色玫瑰花,我自惭形秽。皖儿用微笑接受了我的鲜花:“谢谢,这是我收到的最真诚的礼物。”那天晚上,她只邀请了我去跳舞。

  我这人是很土的农民,身材长得很谦虚,模样也长得很遗憾,为了避免“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嫌疑,和皖儿的交往自然一直停留在老乡的份上。当然,皖儿对我倒是够哥们的。即使在娟开始追我之后,我生病住院时,能天天到医院看望我的也只有皖儿一人。

  因此,在下一个情人节来临时,我在给娟买玫瑰时也忘不了给皖儿送了一枝玫瑰。皖儿很是尴尬:“其实现在你是不适合给我送玫瑰花的。”“只要我们还是朋友,我都会送给你的。”我点点头示意她收下。

  第三个情人节时,娟已经收到了她第三个男朋友的玫瑰,所以我就不再顾忌什么,光明正大的到花店去给皖儿买了一支玫瑰。皖儿用很深的眼神看着我:“这是第三枝了”,她轻轻的抚摸着花瓣,“你非要送给我吗?”“我答应过你每年送你玫瑰的。”我说。

  如今,又站在卖玫瑰的花店里,我弯下腰来在每一束玫瑰花前都停留下来。“这是最后一个大学里的情人节了,我一定要好好的挑上一束玫瑰花送皖儿。”我想。

  在花店里我拿出了从没有过的耐心,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挑了九朵怒放的玫瑰。

  我又一次走进皖儿的宿舍时,和往常一样她的桌头依旧堆满了数不尽的玫瑰。不过,桌上一只洁白如玉的花瓶却空着的。皖儿说:“我知道你会来的。谢谢!”她接过我手中的鲜花,小心的将它插在花瓶里。抬起头时,早已是泪眼婆娑:“今年是你在大学的最后一个情人节了,你不想说些别的吗?”我想了想,拍了拍脑袋说:“别担心,我明年还会给你送来玫瑰的。”

  “你讨厌”,皖儿的一双粉掌连同娇弱的身子扑向我的怀里,“我知道,你想说爱我,对吗?你快说呀你……”

  对不起,皖儿,我真得没敢想过去爱你。

  可情人节的玫瑰,是情人们的专利呀……

  第十三节 情殇

  在一个阴雨连绵的午后,人很纳闷。我突然收到一封特别又显得有点无奈的信。信写得简短,却使人心酸心碎。我象吃了五味品一样尴尬地捧着那封信。我慢慢的把信拆开。一切在我意料之内,一切又都在情理之外。

  一年前,也就是高三那年。我从偏僻的山沟里来到A市就读高中,带着父母的希望,乡亲们嘱托混入了这个城市。我充满憧憬也充满希望。然而一个充满心酸疼痛的日子却降临在我的头上。上天过早地赋予了还不属于我的那种生活。我感到迷茫和困惑,同时又是种揪心的依恋。

  高三那年,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天气有点阴沉。我们几个要好的同学兴致勃勃地来到球场踢球。累了便坐在那软绵绵的草地上,一边闲聊一边玩扑克。徐徐的暖风吹着脸儿,啊!真是一种说不出的舒服感。如弱柳扶风,使人飘飘欲仙。球场边的树叶轻轻的沙沙着响。多少俊男倩女也都在咏吸着。此时场边的树阴下贴着许多的缠缠绵绵的倩影。青春终于现出她的原型。我们,响亮愉悦的谈笑声迎来无数双惊异的眼下。正在这时,三位女孩微笑着慢慢地朝这边起来,谈笑声顿时停下来,她们的到来我们暗自欢喜又有点惊慌。不招自来,今天的桃花运还不错,心里面这样想着。N女孩便坐在我的身旁。她白白的脸蛋,嫩嫩的肌肤。一双眼下明亮又闪烁,笑起来就像熟透的葡萄,既美丽又可爱。她不会打扑克,我便教她打。几轮牌战下来却显得无拘无束了,传出阵阵的欢笑声。原来她时常来球场边树荫下散步,观看我们踢球。我们还是同校同科,只是教室隔得远了点,不太注意而已。

  那天下午我成了她的军师,后来我又成了她的知音,再后来她却成了我苦涩的恋人。从那以后,我们一起出去学习。背英语背政治背历史。渐渐的这种单纯的学习交往得不够了。追求的那种浪漫那种缠绵却萌动了。谈理想谈人生到谈婚姻家庭。谈古今论进事到追星族,电影名星到歌舞皇后。我们在不知不觉中越出了界线。明明只是一种友情却感觉是热情。我放弃了那种子严肃的热情的治学态度。整天迷迷糊糊如醉仙一样。渐渐的我感到一种伤心,发现我特爱吃醋。看到她跟别的男孩在一起我就醋意大发。有时就装着对她不理不采或以言语相讥。我知道这是不必要的,走上极端是有害的。我尽力克制自己的情绪,越是如此越是感到一种压抑。整天都在思念和想入非非。其实我正在扮演一个爱情奴隶的角色。对于她我百依百顺,她的事情比我的事情不知要重要几百倍。托我办的事情我竟尽全力,甚至不惜一切代价。我终于发现我的脆弱。这方面我太缺乏理智和思维了。这不仅仅是我的幼稚,更是我的愚笨。爱情需要单纯专一,但也不能缺少理智。我已经不能自拔了,我甚至感到我是否得了精神病。

  时间带走了我的欢乐和奋发的强劲。我变得话少了起来。整天总是想到N女孩的活泼开朗的性格,一起在户外拿着吉它弹唱的欢歌笑语。但我觉得我的生活变得越发沉重起来。好象有很沉的担子压在我的肩上。这段生活使我变成另外一个模样,那种浪漫无边际的生活把我推向另一个顶峰。我一肩扛着心酸心疼的恋人,一肩又挑着父母深深的期望。使我左右为难。我在严峻的高考面前和热情浪漫的生活的隙逢中艰难地爬行着。我太累太困了。我那活泼豪爽的性格早已消失殆尽了。

  此时的我好想得到她几句安慰和鼓励的话,好好的面对高考,我们还年轻,以后时间还长着。可她没有给我,一句安慰和鼓励的话也没有给,她发现了我的改变,我的郁郁寡欢和沉闷,更是疏远了我。我更是疼心难过。后来连我的邀请她都拒绝了。我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一声不响地走回寝室。她越是那样我越是疯狂的想念。也许这种有意的拒绝或许是善意地来拯救我的沉沦。她也许是没有办法。继续下去会毁了她也会毁了我。作为一个女孩她又能如何?只能用一种回避来暗示我该明白。可是她没有想到这样会增加我的烦恼,会使我心碎。或许只是我不该,不该那样继续下去。没有一点思维和理智。对于一些事情想得过于简单和幼稚。有时又总是作茧自缚画地为牢。对于爱我忠贞不渝,对于她我尽职尽责。我断绝了我的正常交往。这期间我失去了很多的朋友。我感到我丢掉了许多东西,也失去了很多的情感。我必须得清醒过来,刹住这辆幸福快车。说起来是否觉得有点轻松。做起来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球场上少我的身影,清晨少了我的朗朗读的读书声。见到她总感一阵惊慌意乱,是一种欲罢不能欲止不休。

  一个明月高挂的晚上,我约她出来。想说说心中的苦闷。想要得到一种心灵安慰。我俩并肩走在月光下,都沉默不语,月光又美又朦胧,大自然赋予人类的那种夜景夜曲,全然没有触动我。她的心扉好象在积淀着什么,几次欲言又止,她揉揉手。我该从哪儿说起,又说点什么。我思忖万千。几次话到嘴边又咽下。除了虫鸣之外。夜显得特别的沉静,就连跌着一个小石子的撞击声都听得清。真的,不知该说点什么。在那尴尬的夜晚我无地自容了。直到最后什么也说不出来。

  高考临近了,属于我拼搏的时间不多了。我感到惊慌。这段时间我丢掉多少宝贵的时间,“黑色的七月”敲击着我的心,以这样弱弱微微的心态能考试吗?我感到内疚。想到父母那企盼的眼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在晚归的月亮地上肩挑手提的匆忙回家的脚步。面我在学校醉生梦死,我无法再往下想。在这十字街头我只有两种选择,成功或失败。是龙是蛇就看今朝。我选择哪一种?没有谁能帮助我,能帮助我的只有我自己。

  有时放弃是为了获得,但有意的伤害却成刻骨铭心的恨,无论是善意还是恶意。那时我无法摆脱心中的恋情纠缠。为了高考,为了摆脱那份恋情。我把她视为敌人,以淡忘那份恋情,我带着巨大的心理负担完全回避了她。唯有这样才能静下心来学习。我不是无情的人,我知道这样会深深的伤害她。我真的是出于一种无奈。那天阴雨连绵的午后,那封信抛到我的手上。说我无情无意,善恶不分。我只好默认,求她谅解。我是真的爱她才会如此。只望她将来明白我的无助和苦心。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永恒之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