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哒看书网 > 御道妖仙 > 第三百八十三章 十悲悯

第三百八十三章 十悲悯


  季允一边走一边感知着周围的境况,四周还有刚进山的人,有的人已经开始搜寻了,有的则是继续往里面走。

  “我们不找药草吗?”唐浩弱声问道。

  季允看了他一眼,说:“这里能够找到什么有用的药草,不过,你去把那里的土松开。”季允指了一个方向对唐浩说:“那里有一株火云草,那株光杆的就是。”

  唐浩闻言跑到火云草的面前,他嗅了嗅果然有一股淡淡的药味,他记得这个味道,又一次生病了娘就是用这个草给自己煎水喝的。他跪在地上,小心地刨开了土,将整株火云草取了出来。

  “我取出来了!”唐浩高兴地说道。他一转身,才沮丧地发现那个人已经不见了,他拿着那株火云草,愣愣地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一道影子出现在前方,他眼睛一亮,跑了过去,将火云草举到那人的面前,说:“我拿到了!”

  “你收着吧,这东西没啥用。”季允淡淡地说道。

  唐浩小心地将火云草收好,这可是好东西,平时生病了都舍不得拿出来用的。

  “那里,往下挖土,三寸。”季允随手指了一个方向。

  唐浩听了也不怀疑,跑过去挖土去了,果然那里藏着一根根状的东西,唐浩不认识,想来应该也是药吧。

  唐浩现在对季允是佩服得紧,这个人怎么什么都知道呢?他只是看了那个地方一眼,那里就有药材,真是神了。

  两个人走走停停,花费的时间不少,得到的却多是些普通货色,季允都不怎么感兴趣。说起来参加这个什么丹神药典他也就是兴趣所致,真正让他感兴趣的是城主府前那座神像。

  季允什么都没动,就指挥着唐浩都跑西跑,他乐得清闲,唐浩似乎也挺高兴。两个人慢慢地走着,渐渐地就落到了众人的后面,他也不在意,反正都是来玩的,就当是打发时间算了。

  天色渐渐黑了,唐浩早没有了刚开始的灵动劲,整个人都蔫蔫的,听到季允的话也只是机械的走过去,蹲下然后开始松土。

  “咕咕。”一阵不和谐的声音突兀地响起,季允奇怪地看了唐浩一眼,见他面色扭捏,皱着眉头,想了一小会儿。“啊,你是不是饿了?”已经很久没有饥饿感了,季允也不觉得有什么,只是饿饭太久会出毛病的。

  唐浩不好意思地说道:“没事,我忍忍就过去了。”

  季允想了想,说:“你在这里等我一下。”说着他捡起几根树枝在地上堆了一个小柴堆,点燃了火,对唐浩招了招手说:“你过来烤烤火,我一会儿就回来。”

  等季允回来的时候已经带着一只洗涮好的野兔,还有一小瓶水。

  “唐浩,有东西吃了。”

  没有回声,季允走过去才发现唐浩正缩着身子,已经睡着了。

  季允走过去,将熄火的柴堆重新燃起,把兔子串上架到了火上。

  一切都弄好之后,季允才走到唐浩的身边,他突然皱了眉头,唐浩面色潮红,显然是受冻了。

  季允想了想,从唐浩的怀里取了几株火云草走到一边鼓捣了一会儿。

  睡梦中的唐浩正梦到自己调到了寒潭里,他冷得要命,有没有人来救他,只有蜷着身体瑟瑟发抖。他突然感觉嘴里被人塞进了什么东西,有点苦,有点热。他感觉自己掉到了棉花里,软软的,很舒服,很想睡觉。

  季允收了手,又取出自己的一套衣服给唐浩披上,这才坐回到柴堆旁边,一下一下地拨弄着柴火。

  唐浩是被饿醒的,他坐起来,迷蒙地看向火堆对面的季允,他有些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是感觉自己似乎睡了很久。他握着身上的衣服,面色复杂。

  “你醒了?”季允取下火上油亮油亮的烤兔子,递给唐浩说:“吃吧。”

  唐浩愣愣地接过烤兔子,兔子的香味早就飘到了他的鼻子里,他呆呆地接过兔子,人有季允从自己手里拿过衣服。

  “你不吃吗?”唐浩回过神来,说道。

  季允摇头说:“我不饿。我很久没有烤兔子了,这荒郊野外的也没有盐,你尝尝好不好吃?”

  唐浩在季允的旁边坐下,撕下一只兔腿递给季允说:“给你。”

  季允本想拒绝,不过对上唐浩执拗了眼神也不好说什么,他觉得要是自己不吃这小家伙也不会吃。季允接过兔腿,笑了笑,说:“吃吧。”说着,季允一口咬上了兔腿,他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奇怪,不过什么也没说,继续吃下去。

  唐浩也只是见到季允这一小会儿的愣神,他也没在意,撕下另一只兔腿,一口咬上去。

  有一股怪怪的味道。

  唐浩说不上来,他已经饿得有些眼晕了,心想可能只是这人的手艺一般,也没在意。

  季允看着唐浩兴致勃勃地啃着兔子,不禁有些奇怪道:“味道怎么样?”他吃到的并不好吃,可为什么这小子竟像是在吃着天下绝美的美味一样?

  他又咬了一口兔子,还是不好吃。

  唐浩停了下来,他看着季允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季允一看他纠结的样子,摆了摆手说:“你说吧,我下次改进就是。”

  “其实,挺好吃的,就是有点苦,还有点酸,还有种怪怪的味道,你是放了什么东西吗?”

  季允苦笑了一声,说:“我看你一直没醒,再加上兔子也没有什么味道,就加了点药材,反正是没有害处的,你放心吃吧。”

  唐浩奇怪地看向手里的烤兔子,一时有些无语。

  季允也有些不好意思,说:“这是一只经过了精心处理制作的药膳兔子,吃了很补的。你刚刚病好,吃了很好的。”

  “我病了?”唐浩指着自己说道。

  季允说:“你刚才受凉了,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你放心吧。以后不要穿这么少了,你没有修为,这样下去会落下毛病的。”

  唐浩苦涩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季允一见也不再问话。

  “谢谢。”过了好久,唐浩才说道。

  季允轻轻摇头。

  休息过了,两个人继续往山深处走去。这次季允没有闲着,一是越到里面药材比外面多上许多,再者唐浩的动作实在是太慢,季允有些受不了这种慢吞吞的动作。

  有了季允的指点,连个人没多久就收集了很多药材。唐浩显得很高兴,抱着药材说道:“我们都已经收集了这么多的药材了!”

  季允心情也不错,说:“是呀,我们再进去一点,然后就可以回去了。”

  唐浩惊讶,说:“可是还有一晚上的时间呢!”

  季允摇头,说:“晚上黑乎乎的要怎么找东西?再说夜里凉,说不定还会有狼,明天还有什么精神?”季允没有说出来的是他对于药材的感知比起旁人来说强大了不少,那些人要找药材可不像自己这么简单。

  唐浩说:“你不是要参加丹神药典吗?难道你不是药师?”除了这点,唐浩实在是想不出来,为什么有人会轻易放弃,而且这第一轮他们已经坚持了大半的时间。

  季允说:“我为什么要参加?我又不需要人来承认我,而且那些花架子我还没有兴趣,难道说只有有人承认自己才算是成功的吗?”

  唐浩不说话了,他承认季允说得对,他抬起头,“但是,我们好不容易已经坚持到现在了,为什要放弃?”

  季允莫名地看着他,这个小家伙明明就可以回去了,还跟在自己的身后,“你要的药材都齐了吧?”

  唐浩摇头,面露迷蒙之色,说:“我不知道是不是齐了。”

  “怎么说?”季允疑惑道:“这里的药材我们大半都采过了,再往里面就很危险了。”

  唐浩说:“我娘生病了,我们没有钱请大夫,所以我就到这里来碰碰运气。平常的时候这里是不允许人进的,因为城主府的人害怕人把这里差药草采光了,所以只有丹神药典的时候才会开放。”

  “你娘病了?”季允皱了皱眉头,说:“你怎么不早说?你把这些药草拿回去之后怎么办?你知道药性吗?”

  唐浩听到季允这么一说,愣了,面露痛苦之色,说:“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说着,他蹲在地上,痛苦地哭出声来。

  季允看着他痛苦地样子,想了想说:“我们现在就回去吧,我去给你娘看看。”

  “可是,你不是要参加丹神药典吗?怎么能够为了我放弃?”

  季允等了他一眼,说:“是丹神药典重要还是你娘重要?”季允虽然已经有了很长的寿命,但是在他看来,不管是几百年还是几十年的寿数,都是差不多的,不过是在人间逗留的时间长短不同罢了。说着,他拉着唐浩就往西炎山外走。

  两个人走到山口,山口出有人拦住了他们:“你们是丹神药典的参赛者?已经决定出来了吗?”

  季允点头,让唐浩交出所有的药材让他们登记。唐浩说自己不参加丹神药典就把所有的药材都登记在了季允的名下。

  季允看了他一眼,对登记的人说:“是不是这里的药材可以取走一半?”

  登记的奇怪地看了季允一眼,说:“你不知道这些药材都是你参赛的时候要用的吗?你可想好了,要是取走了你可就没有那么多的药材可以消耗了。”

  季允看了唐浩一眼,见他眼中露出沮丧之色,毫不犹豫地说道:“我要取走一半的药材。”

  那人见季允不听,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将所有的药材平分成两份,交了一份给季允说:“拿走了就不能再退回来了。”

  季允表示自己知道了,带着唐浩就走了。

  “真是可惜,这么多药材拿走了一半,那就跟一般的人没有什么区别了,本来还有不错的有势的,真是可惜了。”负责登记的人无奈地摇了摇头。

  “那是人家的选择,说实话,这么快就找到这么多药材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人肯定不一般,也不知道他是哪家的子弟,看起来很年轻啊。我都有点期待他到时候会有什么样的发挥。”

  “到时候我们就清闲下来了,对了,他叫什么名字?”

  “季允。”

  “好奇怪的名字,我记住了。”

  ……

  茅草屋已经遮不住风雪的肆虐,屋顶缺了一个角,有风从四处吹进来。

  “娘,我回来了!”唐浩领着季允东拐西拐来到了一处**的小屋。

  季允看着破小的茅草屋,心想还有个居所,比起一般的乞丐来说好太多了,但是也很可怜。唐浩已经率先跑了进去,季允还没有走近就听到唐浩的哭声:“娘,你怎么了?你为什么不理我?娘你信心啊,你不要不理浩儿!”

  季允一惊,赶紧走进去,一个妇人躺在床上,身上盖着洗得发白的薄被,眼睛紧紧地闭着,脸色已经发青。

  季允走上前去,伸手在妇人的脖颈处一碰,随即怜悯地看了唐浩一眼,对哭成泪人的唐浩说:“你娘已经去了。”

  “不,我娘说她会等着我的,我不会不理我,她说了不会丢下我的。”唐浩抹了一把鼻涕,充满希望地看着季允说道:“你是医师,你一定有办法的对吗?你一定可以救我娘的对吗?”

  季允轻轻摇头说:“医师治病不救命,人死不能复生,你还是早点为你娘置办后事吧。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我会帮你的。”

  “我不要!我只要我娘醒过来!我只要她醒过来!”唐浩大哭,不一会儿就晕厥了过去。

  季允神色复杂地看着他,轻轻摇头,说:“可怜的孩子。”他将唐浩抱起,放到另一间屋子里。想了想,季允走出了门。

  没一会儿,他回来的时候唐浩已经又回到他母亲的房间,跪在那里无声地落泪。

  看到唐浩的样子,季允不知道为什么会有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让他想起了母亲去世时候的情景。

  季允没有说话,唐浩回过神看着季允说:“你能帮我安葬我娘吗?”

  季允说:“好。”不多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想起。

  季允微微睁眼,一群人走了过来,傲然者有之,平静者亦有之,有老有少,男男女女,几个人聚成一队,在一个老者的带领下走了过来。

  众多等候在此的人顿时精神一震,看向来人。

  “那就是无道子吗?他可是药师,要见他一面可真是不容易!”

  “还有那个,野丹派的青云子,已经是丹师了,果然是仙风道骨。”

  “……”

  无道子和青云子相携而来,也没有多话,开门见山道:“诸位,今日的考题是前往西炎山采集药材,时间为一天,明日这个时候我们在此评判,价值最高者胜。诸位,时间不多了,各位早去早回吧。”

  无道子说完,众人应了一声就都往一个方向走去,有修为高的一瞬间就没了人影。

  “又是采药,每年都是这样,就不能有点新意吗?”一个人无聊地说了一句也跑了。

  无道子和青云子回城去了。

  “喂,你还不走啊?”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

  季允偏头,“是你们啊?不用管我,你们先走吧。”季允看了看还没有动了唐浩,摇了摇头。

  靖雯对季允轻轻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几个人错身而过。

  季允看着没有动作的唐浩,心想他应该是已经放弃了吧,他看了看西炎山的方向,迈步向前。走了没多久,季允停了下来,他向后一看,唐浩正从后面跑了过来。

  “你也要去啊?”季允皱了皱眉头说道。

  唐浩没有说话,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

  季允说:“山里可和城里不一样,要在那里呆上一整天,你确定你受得了?”

  唐浩说:“我一定要去。”

  “真搞不懂你在想什么。”季允摇头,不管他自己走了。

  西炎山是一座火山,时不时地还会喷发,只不过都是比较小型的,也没有人在意。西炎山最大的特点就是冬日也没有雪,山里温度不高,也算不上寒冷,就算是冬天也有青绿的植物。

  大冬天的上山采药,季允稍微想了想就觉得是件很考验人的事情,往往只有到山林的深处才能找到好的药材,更何况是在这样的冬天,百草的叶子都已凋落,只有去找根茎,而隐没在泥土之下的根又该是何等地难找。

  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季允就来到了西炎山的入口,尽管是冬日,山上还是有隐隐的苍绿色,远远地还能看到一座近乎光秃秃的山,那应该就是西炎山的中心了。

  季允正准备进去,唐浩已经追了上来,笑脸冻得通红,正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你还真的跟上来了?”季允忍不住摇头,他看向唐浩的眼神也多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意味。

  唐浩没有说话,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如果季允没有再这里稍作停留,就算他使出吃奶的力气也不可能跟得上。

  “你跟着我吧。”季允抬腿就进了西炎山。

  唐浩赶忙跟了上去。里呆上一整天,你确定你受得了?”

  唐浩说:“我一定要去。”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御道妖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