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哒看书网 > 御道妖仙 > 第三百七十九章 惨烈

第三百七十九章 惨烈


  幽珏没想到这三个怪还挺有个性的。不过他也没有放松警惕,这三只怪虽然长得都挺奇怪的,不过修为不低,不好对付。他心中暗暗戒备的同时,面上却是带上了浅浅的笑意。这样的笑容他是多少年没有轻易给人,没想到如今竟是要用来应对这三只妖怪,说出去都有些丢他少主的名头。他已经想清楚了,这件事是万万不能够说出去,他微微向前一步,再一次躬身行礼,语气显得颇为诚恳,说道:“晚生仰慕血阴之地已久,所以不远万里跋涉而来,希望能够加入血阴,成为血阴的一份子。”

  “嗯?你这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血阴岂是寻常之辈能够轻易加入?我三人刚才与你好言相劝,你要是再不听劝,可就休要怪我们了!”

  幽珏诚挚道:“晚辈是真心诚意而来,还请三位长者手下留情!”

  “好,既然你执意不走,那我们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何本事?”三妖共同道:“想要入我血阴之地有两个条件,一是打败我们,再就是要有一种特殊的能力,小子,只要你满足其中任何一种条件,我血阴之地都欢迎你的加入。”

  幽珏想了想,要想打败这三只怪,肯定要费一番功夫,他想了想,说道:“我倒是有一种能力,只是不知道三位长者觉得我的能力是否能够入得血阴之地?”

  “小子,只要你拿出你的本事,我们三人自当承认。废话少说,你现在就开始吧,我们可没有时间耽误在你的身上。”

  听着三妖异口同声地说话,幽珏感到有一些说不出来的奇怪,不过他也只能忍了。

  只见他平坐在地上,面前放着一把琴,随手就在上面开始弹奏。

  三妖相互看看,只觉得兴致索然,“音攻,实在是太没有意思了,会这个人很多的。”

  听到三妖开始点评,幽珏不以为意,嘴角轻轻勾起一丝笑意,手上的动作却是没停。

  悠扬的琴声在山林间“咚咚咚”地奏响,风过、林动,一切都显得那么地宁静安详。

  “我怎么看到小时候的自己?”

  “那个时候咱们三个还没有分开,还长在一个主人的身上……”幽珏还没有弹完,三妖就开始叽叽喳喳地谈论起过往的往事。只是,他们虽然是三个**的个体,但是在说话的时候却只能发出一种声音,所以他们的讨论听起来更像是一个人在自言自语。

  曲终,收回手,幽珏面带笑意地望着还在讨论童年的三妖,忍不住打断他们说道:“我可用琴声让人在不知不觉之间入梦,只要是我想要他看到的,他就能在梦中看到。怎么样,我的这个能力还行吧?”

  三妖回过头来,颇有些回忆的意味,说道:“勉强、勉强。”

  幽珏一听就知道自己有戏,赶忙收了琴站起来,向三妖拱了拱手,说道:“那就多谢三位了!”

  “我们有说你的能力可以的吗?”异口同声的声音传来,像是在幽珏的耳边拉锯子一样难受。

  “三位还有什么事吗?”

  “你的能力呢,看着还不错,比较实用,用来帮人催眠倒是不错。看在你让我们三个回忆了一下同娘,我们就放你过去。”说着,一个暗红色的牌子漂在幽珏的面前,幽珏接住。

  “这是你的身份证明,记得以后一定要遵守规矩。”三妖说完就消失在幽珏的面前。

  在城主府中呆了几天,幽珏和小公子高逸就混熟了。旁人看到他们两个亲密的样子都纷纷忍不住吃惊,心想这个叫季允的人给小公子吃了什么**药,两个人不但有事没事的就聚在一起,这个季允的身份也水涨船高,一般的活计都落不到他的身上了,光是看着他悠闲的样子,一帮人就忍住心里的酸意。

  “季允,你过来。”幽珏正在院子的石凳上听麦承誉跟他抱怨生活上的琐事,无非就是说自己手头上有点紧,想要跟他借点钱来花花。

  幽珏自然是不会同意的。他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虽然他用的也不多,不过想着在这里的时间也没有多久了,借出去的钱哪里还有收回来的一天?正想着如何拒绝的时候,高逸过来了。

  听到高逸的声音,幽珏心中露出一丝喜意,他对麦承誉无声地笑了笑,走到高逸的面前,见高逸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不由得问道:“怎么了?”

  高逸二话没说,拉着幽珏就往外面走。

  “什么事情这么神神秘秘的?”

  高逸停下脚步,苦着一张脸,说:“我爹说明天带我去相亲,我不想去,你知不知道有什么让人生病的法子?”

  幽珏就算是知道也不会说的,他已经探听清楚,这个家伙要跟着他爹,也就是城主去血都,他们约好了在血都见面。

  至于为什么去血都,乃是因为最近一件震动血阴之地的大事。

  血阴之地换主可能是近年来血阴之地的大事,对于事情的经过,现在只要不是没有开眼的,都不会拿出来到处去说,就算是私下里讨论一下也要小心隔墙有耳,毕竟被讨论的正主就是以后要领导他们的人。宋子城,是一个颇具有争议的人,对于他的上位,且上位之后用铁血手段镇压反对者的做法,有人欣赏,也有人摇头。

  如今,就在这个关头,幽珏怎么可能会轻易放弃。要是高逸不去的话,作为他最为喜欢的下人,他幽珏也去不了,当然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他也可以选择偷偷跟着过去,只是那个时候失去了最佳的身份掩饰的他,要在戒备重重的血都仅凭自己一个人达到自己的目的,无疑是极为艰难的。

  想到这里,他笑了笑,对高逸说:“不瞒小公子,这种方法我是有的,而且还是那种一时治不好的。”看到高逸面露喜色,他笑了笑,不由得打击他说道:“只是,小公子有没有想过,这次你就算是用这样的手段蒙混过去了,但是以后呢?以后小公子同样没有办法避免这样的事情再一次发生,而且,我敢保证,你这种伎俩只能使用一次,毕竟城主大人不是我们能够轻易蒙骗的。他老人家有眼睛,再说,不是我打击你,你的演技实在是不怎么样。而且,小公子有没有想过,因为你这一次的行为,城主和统主大人之间会不会因此有了嫌隙?到时候,还不知道小公子要承受城主大人的怒火。虽然说你是不愿意的,但是事情也毕竟是因你而起。这些,你一个城主的公子恐怕比我这个下人更加清楚才是。”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幽珏觉得自己也算是淳淳教导了,如果这孩子还是不听的话,免不得他不保证自己会不会采取一些非常手段,到时候他的苦头可不就是自己言语上的摧残了。

  高逸一愣,呆呆道:“你这么一说我倒觉得你更像是公子了,能够跟本公子说出这么多的大道理也着实是为难你了,我再好好想想,好好想想。”他失魂落魄地往前走了两步,突然转过头看着幽珏说道:“季允,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幽珏正色道:“最好的办法就是勇敢地面对,不过是个小女子罢了,小公子怕她作甚!”

  小孩儿跑远之后,幽珏也没有跟着过去,一来他并不是真的想要带着这么一个孩子上路,他自己在血阴之地都玩不转,又怎么带着一个小孩到处跑;二来他也实在是没有什么照顾人的经验。他知道这些斗不过是自己说服自己的所找的借口罢了,说到底他到底没有那样的好心肠。他明知道这么一个孩子要想活下去是有多么的艰难,当他还是狠下心来了,就是为了他的大业。

  行走在安静的镇子中,安静得只听得到他自己的脚步声,还有他内心待得纠结不安。

  在一家铺子里找到了一张地图,他细细地看了看,才收好离开。

  有了地图之后,幽珏感觉走路都顺当了许多,至少他不会再走弯路,只是偶尔会想到那人镇子中的小孩子,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又过了两日,幽珏终于来到了一座大城,这里是不归城,据说取名的人是从东州来的,他说自己一生都不会再回到东州,故而为这城取名为“不归”。

  不归城中很是繁华,城中来来往往的人很多,但是可以看得出来来往穿梭于其中的多是本地人,都是为了购买一些生活上的必备品。

  像幽珏这样的生面孔自然是引起了他们的注意,过往的人都会细细地打量他一番,但是也就仅止于此,并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

  对于被人关注的事情,幽珏一向不怎么在意,或者说他已经习惯了,只是以往打量的目光是另外一种神情,而不是眼下的戒备。

  幽珏不甚在意,他径直走到不归城的城中心,果然在那里找到了城主府。

  黑红血气中的城主府很是老旧,就像这座城池一样充满了年代感,显得庄严而又肃穆。

  府门前是不苟一笑的士兵,他们严阵以待,时刻戒备着,无时无刻不在用一种怀疑地眼神看着额四方的过客。

  幽珏深吸了一口气,毫不迟疑地往前走了两步,在士兵们警戒的目光中停下。不用他先开口说话,已经有士兵拦住了他的去路,厉声问道:“你是做什么的?”

  幽珏面容一整,面色平静地说道:“我是特意过来的,听说这里招人所以特意过来看看,不知道你们还招人吗?”

  那士兵打量了幽珏一眼,说:“你不过是外地的,怎么就知道我们这里招人?我们只招本地人,不招其他地方的人,你回去吧!”

  幽珏也不气馁,继续说道:“我虽然是外地的,但是我却是新到血阴的,我的户籍还没有落地,我可以救入不归城,那我不就成了本地人吗?这位大哥还请通融一下。”

  那士兵看了幽珏一眼,不禁又有些犹豫,说道:“那好,你先在这里等一下,我进去问问管事。”他说完之后悠然旁边的几个士兵看着幽珏,让他不要轻举妄动。

  幽珏也不动作,只是安安静静地等在门前。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士兵就回来了,他上下打量了幽珏一眼,有些没好气地说道:“管事正在跟人谈事,他说了,你的事情待会儿再谈。”说完,也就没有下文了,站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又一丝不苟地看门。

  “不就是一个看门的吗?你这样的给我看门都不够资格!”幽珏心中有些不屑地想到,面上却还是一副清风一样的表情,不愠不怒,似乎并不把士兵的话放在心上,毕竟他也就只是这么想想罢了,也不会为了自己的大事真的跟一个没有什么身份的看门的计较。这样的伎俩他以前也是看过的,多是用在给新人施加压力上,让他们知道自己的本分,再消磨消磨他们的锐气,然后再管理的时候就会顺手许多。

  只是,幽珏没有想到的是这样的手段有一天会用在自己的身上,他都不得不想到这是不自己之前在一旁冷眼旁观的下场。

  不知道过了多久,幽珏正保持着半眯着眼睛的姿态,他一方面是在注意着里面的情况,一方面也稍稍利用这样的空档修炼一下,近来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他几乎都没有时间修来。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的修炼竟然是在这样的时间里进行的。

  这个时候,他开始有些后悔以前修炼的时候不怎么用功了。书到用时方恨少,技到使时才发现没有。

  血阴之地是一个凶险的地方,更何况他要做的事情更是凶险,他甚至都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还能够完好的回去,毕竟他要取一件东西,而且这东西在他看来也是十分棘手,他也并没有十分的把握。之所以到这里来的缘故也是因为他的事情,他是在给自己找一个合适的身份,但是他发现自己在血阴之地没有一点身份背景,没有身份背景要去那个地方除了偷偷流进去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即使是溜进去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思来想去,他就想到这么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不知道已经是过了多久了,在血阴之地也没有昼夜,整天都是这样的天气,也不会烈阳寒雪,才短短的时间,他都有些怀念起以前的时光了。这里根本就不会人住的地方,当然,如果在这里修炼什么见不得人的邪功却倒是一个难得的好去处。只是,对于幽珏来说却显得有些困难了。他像一根木桩子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睛微闭,让旁人看起来似乎是在闭目养神。只有他知道,经脉中的道法已经运转了两圈,如果没有人来打扰他的话他还会继续运转下去。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御道妖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