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哒看书网 > 御道妖仙 > 第三百七十七章 手下不留情

第三百七十七章 手下不留情


  长生宗。

  骆从昊坐在掌教的位置上,小心地看着在场的几位长老。

  说起他这个掌教,可能是长生宗有史以来最窝囊的掌教了,旁人都说他是年轻有为,但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的处境是多么尴尬。他没有一刻不觉得自己是个傀儡,除了还有自己的思想之外,他不知道自己剩下的还有什么。

  就像现在,他看小心翼翼地坐在诸位上,小心翼翼地看着分坐在两边的长老们,听着他们思虑再三的意见。

  瞿启良朝各位长老看了看,轻轻咳了咳,说道:“眼下妖族肆虐,两州封印越发不牢靠了,再加上薛邢峰和其爪牙近年来越发猖狂,诛妖联盟名存实亡。我看我们也是时候为宗门的将来打算了。”

  费玄宁点点头,赞同道:“瞿师兄说得有理,近段时间各处越发不平静了,万云渊下的凶兽也有一些有了妖化的现象。依我看,应该是两州的封印有了破损致使妖气外溢,已经渐渐影响到了我宗,要是再这么下去的话,我唯恐整个东州都将被牵连其中。”说着,他的脸色显得越发难看,很明显,事情已经到了他所说的迫在眉睫的程度。

  谭云凤秀美轻蹙,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如今,我长生宗的事情也是繁杂,丹堂长老一直缺失,对我宗门的影响不可谓不大。只是宗门一直未能找到一个可以支撑大局的弟子,若是继续这么下去的话,恐怕只有请太上长老出来主持大局了。”

  瞿启良微微看了看骆从昊,那眼神像是芒刺一般刺在骆从昊的心神之中,让他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嗯?”瞿启良轻轻哼了一声,骆从昊红了脸,先是平心静气,然后才说道:“太上长老云游四方多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归来。依本、依我看,如何做好当下的事情才是重点。再说,有各位长老在,只要我们团结全宗的能力,想来也能够渡过难关。而且,中州虽然一直有所动作,但是这些年来不是都只是虚张声势吗?”

  似乎是骆从昊的话说到了荣清的心里,荣清捋了捋胡子,微微点头,说道:“掌教说的不错,只是这么一点小事就要太上长老出来主持大局。师妹,你未免太过于杞人忧天了。再说……”他稍稍顿了顿,才继续说道:“太上长老多年未有消息,他老人家也一向闲云野鹤管了,我们再这里擅自做主,他老人家未必会搭理。”他的潜意思是说太上长老出去多年没有音讯,还在不在人家都还是个谜。

  谭云凤何尝没有听出来,而且她看在场的人似乎都很赞同荣清的话,因此也就不再说话了。

  ……

  ……

  远处,有淡淡的飘逸的闲云,白鹤悠然而过,青松隐逸,勾画出淡淡的青色。

  干净的庭院中,一老一少正在饮茶,只是两人的面上都没有应该有的当然之色,取而代之的是紧皱的眉头。

  “师父,今日掌教叫您过去可是为了两州之事?”沐辰风给荣清斟上一杯香茗,淡淡地说道。

  荣清看着茶杯里悠悠旋转的碎叶,也没有端茶,面上满是忧虑之色,道:“今日果然被你言中,谭师妹也提及到了让太上长老回来主持大局。”他定定的看着自己的得意高徒,眼中露出一丝困惑,“太上长老真的已经……不在人世了吗?”

  沐辰风给自己斟好茶,闻言放下茶壶的手微微一顿,道:“徒儿不敢欺瞒师父,卦象显现便是如此。莫说是我长生宗了,便是其他的宗门,外出游历的人恐怕在世的也不多了。”

  荣清微微一震,因为这事沐辰风没有跟他说过,听到这里他才是一惊,蓦然想起多年前离开宗门的穆泰,道:“穆师弟这么多年没有回来,难道也是如此吗?”

  “师父说的是无影谷的那位师叔?”见荣清点头,沐辰风凝神闭眼,掐指一算,过了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睛。此时的他面色苍白,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看起来是受到了很重的打击,面上露出一丝悲苦,定定的看着自己的师父说道:“都错了,都错了。”

  荣清不解,道:“什么错了?”

  “穆师叔还在人世,只是……结果可能比不在人世还要糟糕。不仅仅是穆师叔,其他人恐怕也是如此。”沐辰风语气低落的说道。

  看到沐辰风如此落魄的样子,话也没有说清楚,荣清不由得更加紧张了,连忙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倒是说清楚啊?”

  沐辰风轻轻摇头,道:“已经太晚了,师父,你能接受更穆师叔乃至太上长老对立的那一刻吗?”

  “什么?你说什么?”荣清不敢相信,“为什么会对立,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为师听不明白。”他隐约想到了一个可能,但是他不敢去想,也不敢相信,因为那样**子实在是太过于恶毒了。中州,难道真的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吗?

  “中州有位奇人,他便是幽云神殿的殿主邶星,据说此人乃是吸食日月精华,练成无上神功。整个中州,他其实是最为厉害的人物,多年来潜心修习一道秘术,能够将人的灵魄分为阴阳两部分,灌入自己的意志,以达到控制他人的目的。受到他秘法控制的人,便会听从他的吩咐,不识自我。”

  荣清闻言摇摇欲坠,“此术歹毒,难道你穆师叔已然遭了他的毒手?”

  沐辰风点点头,说:“我刚才细细感知了一番天地间的灵魄,发现穆师叔的灵魂尚在,只是尤其虚弱,似乎是并不完备,就像是被人从中间生生分开了好几部分一样。”

  “怎么会这样?”荣清简直不敢相信,他像是想到了其他的什么,急切道:“那,太上长老呢?”

  “恐怕也是如此了。”沐辰风虚弱地说道,他如今的灵力几乎已经耗尽,根本就承受不起这样屏风催动灵气。

  “那你之前为什么说他死了?”荣清像是一点也没有看到沐辰风难看的脸色,他现在方寸大乱,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他只知道,如今的东州,比他想象的更加危险。而他们长生宗能够支撑整个宗门大局的人几乎是没有的,那个骆从昊,从他担任宗门掌教的时候,他就知道宗门会因为这个人而起争执。因为他骆从昊不是整个长生宗修为最高的人,而且他为人一向懦弱,没有什么主见,根本就不是能够光大宗门的人物。或许他在核心弟子中也算是厉害的角色,但是放在整个宗门,比他骆从昊有能力的人多不胜数,他骆从昊算哪门子葱?

  他现在有些后悔当初同意骆从昊为宗门掌教了,那个时候他虽然也知道这不过是众位长老之间角力的结果,他也不是没有想着只要给骆从昊足够的时间,他终究会成为一个合格的掌教。但是,他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成现在的样子。这样的结果不是他想要的。

  他承认当初在这个件事情他是有私心的,他想着一个好掌握的软弱的掌教总比一个强硬的不知道分寸的掌教好。他要为自己的徒弟铺路,他要让他们忘机山也有朝一日能够入主旭游峰。他想,当时恐怕很多长老都是这么想的。所以,骆从昊才能成功上位。

  他们想着长生宗只要有他们坐镇便不会有什么大事,但是现在他才知道他们错得有多么离谱。

  曾经的长生宗虽然在诸宗之中名声不显,但是从来没有人敢看不起他们,因为他们都知道长生宗是五品宗门。宗中弟子也是勤奋勉励,相互之间竞争激烈。但是,后来宗门扩招弟子,造成宗中弟子良莠不齐,甚至有品行败坏者也可以堂而皇之地称自己为长生宗弟子。

  世人皆知长生宗是个什么人都能够进入的宗门,鱼龙混杂,乌烟瘴气,便是如今的长生宗的写照。宗门风起被带坏,本来只要稍加引导,假以时日未必不能够恢复。只是,如今,恐怕是要很久以后才会考虑的事情了。

  荣清想着,不由得便觉得心痛万分。

  他从小便来到宗门,这一生除了极少的时间,可以说几乎都是在宗门渡过的。这里的一草一木,他都倾注了万分的心血。这世间上,再没有什么地方能够比这里更让他觉得喜欢的了。

  这里就是他的家,他一定要保护长生宗,不让他受到一丁点地伤害。

  但是今天在旭游峰中的交锋,骆从昊在瞿启良面前表现出来的怯弱,无不在告诉他当年的决定是多么地错误。

  沐辰风强撑着身体,有些虚弱地说道:“师父,你很喜欢长生宗是吗?”

  荣清回过神来,看到沐辰风虚弱的样子,他皱了皱眉头,也没有管他,因为沐辰风每次占卜之后都会露出疲色,这一点他很清楚,因此也就没有太过在意。闻言,他点了点头,说道:“为师很喜欢这里,这里的一草一木我都很喜欢。为师还记得小的时候因为贪玩,被师父责罚。那个时候,为师有好多的师兄弟,我们一起玩,一起偷懒,也一起修炼。但是,渐渐地,师父的那些伙伴们慢慢地少了,后来也就只有为师一个人了。然后为师便继承了这个忘机山。师父曾说我不是弟子中最勤奋的一个,但是我的悟性是最高的,因此我学会的最多。”

  他轻轻叹着,眼中露出一丝迷离之色。

  “其实,我不是最厉害的,我只是心最狠的。那个时候,我有一个师兄,他先我入门五年,我来的时候他都已经会基本的占卜了。但是,他死在了一次行猎之中,是我下手害死他的。我还记得他当时不敢相信的样子。然后我就说,‘师兄,你那么会占卜,怎么没有算到自己今天就要死了呢?’那个时候啊,我是有些后悔的,但是我又不后悔,因为我知道,我要是不这么做的话,我这一辈子上面就会一直有一个人压着我。”他淡淡地笑着,似乎是在诉说着久远的往事,他淡淡地笑着,眉宇间满是一个老人家的寂寥。

  沐辰风在刚刚听到这番话的时候是惊讶的,他从来没有想到过在师父的身上竟然也发生了这么多令人难以启齿的事情。他的师父一直都是一副淡然的样子。他明明做了那么没有人性的事情,但是自己为什么却又会觉得他是那样的悲凉。

  “因为那些事情有损阴德,所以我的卦一直以来就是有缺陷的,”那个骆从昊,从他担任宗门掌教的时候,他就知道宗门会因为这个人而起争执。因为他骆从昊不是整个长生宗修为最高的人,而且他为人一向懦弱,没有什么主见,根本就不是能够光大宗门的人物。或许他在核心弟子中也算是厉害的角色,但是放在整个宗门,比他骆从昊有能力的人多不胜数,他骆从昊算哪门子葱?

  他现在有些后悔当初同意骆从昊为宗门掌教了,那个时候他虽然也知道这不过是众位长老之间角力的结果,他也不是没有想着只要给骆从昊足够的时间,他终究会成为一个合格的掌教。但是,他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成现在的样子。这样的结果不是他想要的。

  他承认当初在这个件事情他是有私心的,他想着一个好掌握的软弱的掌教总比一个强硬的不知道分寸的掌教好。他要为自己的徒弟铺路,他要让他们忘机山也有朝一日能够入主旭游峰。他想,当时恐怕很多长老都是这么想的。所以,骆从昊才能成功上位。

  他们想着长生宗只要有他们坐镇便不会有什么大事,但是现在他才知道他们错得有多么离谱。

  曾经的长生宗虽然在诸宗之中名声不显,但是从来没有人敢看不起他们,因为他们都知道长生宗是五品宗门。宗中弟子也是勤奋勉励,相互之间竞争激烈。但是,后来宗门扩招弟子,造成宗中弟子良莠不齐,甚至有品行败坏者也可以堂而皇之地称自己为长生宗弟子。

  世人皆知长生宗是个什么人都能够进入的宗门,鱼龙混杂,乌烟瘴气,便是如今的长生宗的写照。宗门风起被带坏,本来只要稍加引导,假以时日未必不能够恢复。只是,如今,恐怕是要很久以后才会考虑的事情了。

  荣清想着,不由得便觉得心痛万分。

  他从小便来到宗门,这一生除了极少的时间,可以说几乎都是在宗门渡过的。这里的一草一木,他都倾注了万分的心血。这世间上,再没有什么地方能够比这里更让他觉得喜欢的了。

  这里就是他的家,他一定要保护长生宗,不让他受到一丁点地伤害。

  但是今天在旭游峰中的交锋,骆从昊在瞿启良面前表现出来的怯弱,无不在告诉他当年的决定是多么地错误。

  沐辰风强撑着身体,有些虚弱地说道:“师父,你很喜欢长生宗是吗?”

  荣清回过神来,看到沐辰风虚弱的样子,他皱了皱眉头,也没有管他,因为沐辰风每次占卜之后都会露出疲色,这一点他很清楚,因此也就没有太过在意。闻言,他点了点头,说道:“为师很喜欢这里,这里的一草一木我都很喜欢。为师还记得小的时候因为贪玩,被师父责罚。那个时候,为师有好多的师兄弟,我们一起玩,一起偷懒,也一起修炼。但是,渐渐地,师父的那些伙伴们慢慢地少了,后来也就只有为师一个人了。然后为师便继承了这个忘机山。师父曾说我不是弟子中最勤奋的一个,但是我的悟性是最高的,因此我学会的最多。”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御道妖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