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哒看书网 > 御道妖仙 > 第三百七十二章 终于对立

第三百七十二章 终于对立


  “千年前,中州妖尊力战东州诸强,含恨陨落。千年之后,我幽珏……”他环视了下面的人一眼,定定的说道:“亦会站在你们所有人的前面。”

  下面的士兵都是很认真地听着幽珏的话,他们听到那些冠冕堂皇的话本来是没有什么感触的,毕竟,对于他们这些人朝不保夕,随时都会丧命来的人来说。活着,是多么残酷的事情。

  谁也说不准自己下一刻就会死去,而且是连尸首都没有的那种。他们早就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只是为了自己能够活得更久一些。

  但是,现在有一个人说会站在他们所有人的前面,那么他们听了又怎么能够没有感触。

  谁不知道站在上面说话的人是中州的少主啊,他可是中州最为尊贵的人,即使是他们的所有人的命加起来也没有他的命值钱。但是,现在这个人就站在他们的面前,说要和他们同甘苦共患难,难道这样的承诺还不足以让人有感触吗?

  他们是妖,但是他们也是有感情的,只是和人族的种族不同而已。

  他们艰苦奋发,生活在最艰难的地方,只是因为他们的先祖在千年前的两州大战之中大败而归。

  难道他们就只能一辈子生活在这苦贫的中州,连同他们的家人也要跟着一起受罪?

  这样的生活不是他们想要的,中州啊,赤地千里,瘴气层层。

  他们不是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样的世界,听说那里沃土遍野,没有烈阳的炙烤,有甘甜的泉水,没有压抑的空气,是一个自由祥和的地方。

  而他们所在的中州,疮痍遍地,一片冷寂。第三百七十章一触即发

  台下,是各个如狼似虎的眼睛紧盯着台上的幽珏,在他们的眼睛中,幽珏看到了木然中的一丝激动。

  他看着下面的人,眉头轻皱。

  说实话,他并不喜欢战争,但是他又不得不卷入。

  既然如此,那就做得更加激荡吧。

  轻咳了一声,他扫了一眼下面的士兵,这才说道:“诸位,都是我中州儿郎……幽珏身为中州少主本该保家卫国,今日便在此与众位立誓,他日定要踏破东州。只为了我们的父母妻儿不再受灼阳之苦,只为了我们的后代子孙不用再苦苦守在贫寒之地受苦。我们妖族自出生便是上天的宠儿,拥有无与伦比的神力。这世界就是强者为尊的世界。我知道,在场的诸位心中或多或少都有些不愿意,但是,这事情终究是要有人去做的。”

  “千年前,中州妖尊力战东州诸强,含恨陨落。千年之后,我幽珏……”他环视了下面的人一眼,定定的说道:“亦会站在你们所有人的前面。”

  下面的士兵都是很认真地听着幽珏的话,他们听到那些冠冕堂皇的话本来是没有什么感触的,毕竟,对于他们这些人朝不保夕,随时都会丧命来的人来说。活着,是多么残酷的事情。

  谁也说不准自己下一刻就会死去,而且是连尸首都没有的那种。他们早就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只是为了自己能够活得更久一些。

  但是,现在有一个人说会站在他们所有人的前面,那么他们听了又怎么能够没有感触。

  谁不知道站在上面说话的人是中州的少主啊,他可是中州最为尊贵的人,即使是他们的所有人的命加起来也没有他的命值钱。但是,现在这个人就站在他们的面前,说要和他们同甘苦共患难,难道这样的承诺还不足以让人有感触吗?

  他们是妖,但是他们也是有感情的,只是和人族的种族不同而已。

  他们艰苦奋发,生活在最艰难的地方,只是因为他们的先祖在千年前的两州大战之中大败而归。

  难道他们就只能一辈子生活在这苦贫的中州,连同他们的家人也要跟着一起受罪?

  这样的生活不是他们想要的,中州啊,赤地千里,瘴气层层。

  他们不是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样的世界,听说那里沃土遍野,没有烈阳的炙烤,有甘甜的泉水,没有压抑的空气,是一个自由祥和的地方。

  而他们所在的中州,疮痍遍地,一片冷寂。

  在场的哪个人没有在地里受过苦,苦苦刨食的滋味是外人不能够想象的。

  他们像是被关在巨大的牢笼之中的囚犯,对于生活,他们已经没有了多大的热情,对于未来,他们是如此的渺茫。

  东州。

  自他们出生之日起,他们的血液之中就被注入了要攻入东州的血液,即使是三岁的小童也知道中州有朝一日势必要和东州有一场大战的。

  只是,这样的言论多了人们的心里渐渐地也就都有些厌倦了,只因为这样的言论他们听了太多太多,但是却从来没有真正看到过实际上的动作。

  中州的大人们似乎早就已经忘记了这件事情,他们似乎早就把国仇家恨统统抛诸脑后,或许也只有他们这些下层的百姓或许还记得当初的遗志。

  妖族,不同于人族,他们是一群极为记仇的族类,因为在他们的血液之中继承着先祖的遗志,这样的遗志像是天赋一样并入他们的血液之中让他们没有办法遗忘。

  “或许你们之中的很多人以为我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人早就已经忘记了当初的誓言,但是,我幽珏在今日就向大家坦言。我们没有忘,从来就没有忘记过。千年之中,我中州一直在东州布局,无数为了中州先祖遗志的人忘记自己的身份,自身前往东州,一代代蛰伏。他们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的使命,他们一刻也没有忘记自己中州妖族的身份。即使是在最艰难的日子他们也没有忘记过当初的誓言。为此,他们付出了自己的一生,甚至是生命,隐姓埋名,改头换面,甚至已经不记得自己之前的模样,他们这样做只是为了当初的誓言。”

  幽珏扫视了下面的人一眼,继续说道:“他们也是我们中州的子民,虽然和在场的你们做的不一样的事情,但是他们身处在更加可怕的东州。蛰伏上千年为我中州收集了数不清的情报消息。同时也付出了自己的性命,就连本座的母亲……也是在东州丧命。”说到这里,他声音低沉,顿了顿才道:“本座也是在东州飘零了多年,受了诸多苦楚才”

  “我想说的是,我们中州从来没有忘记过千年前的耻辱,没有忘记。千年以前,原本是没有什么中州东州之分的,但是战乱让我们独居于荒僻得中州。但是,从今天开始,我们隐忍多年的屈辱终于咬结束了。从今日起,我们将直取中州,去占据那一片肥沃的土地。让我们的亲人都能够过上好日子。”

  他话锋一转,接着说道:“但是,为了这个梦想我们必须要付出许多许多多,多到我们可能无法接受。因为那就是我们在场的英勇的战士们的鲜血,乃至是生命。从今以后,一波又一波地将士们将会前仆后继地赶赴东州,一直到我们胜利的那天,我们才可以停下脚步。告诉我,你们怕死吗?”他大声吼道,看着下面的士兵脸上终于露出一丝不一样的神采。

  他知道,他们也是有感情的人,并不像看起来那样没有感觉,他们也是爹生娘养,也是有感情的人啊!

  “不怕!”

  洪亮的声音中有了一丝波动,但是幽珏也从中听到些许的不和谐的声音,因为他听到有人说怕。

  青云面色一变,幽珏却只是冲他摆了摆手,看着下面的士兵继续大声说道:“我刚才听到有人说怕。很好,很诚实。”

  听到这话的人无不愕然,就连那几个人故意说怕的老兵油子也不禁感到奇怪。

  他们之所以这么说就是为了拆台,说实话,他们是不想要打仗的,因为战争意味着死亡,而他们这些没有什么天赋的妖族,到了战场上几乎就是有去无回了,也就是铁定的炮灰了。

  他们竖着耳朵,想要幽珏听接下来如何说。

  “生命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只有一次的,不管是你们还是我,不管我们这辈子到达什么样的地位,都是十分公平的。而对于每一个人来说,生命对于我们的长度又都是不一样的,有的人活得久,有的人甚至在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死去了。从这一方面来说,生命又是极为不公平的。但是,我们每一个人来到这个世上都不是为了贪图享乐,因为需要你的人很多,你的亲人,你的朋友,他们都是需要你的。我们要想的是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当你站在了什么样的位置就要做到自己当初的选择,实现当初的誓言。中州的士兵要站在中州百姓的后面,而身为中州之主的我,则要站在你们所有人的前面。纵然我们前面是刀山火海,是九幽炼狱,我们既然站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就不要想着后退。因为我们一丝没有选择了。”

  看到台下的士兵开始默默思考的样子,幽珏继续说道:“曾经,我的母亲因为中州死在了东州,是我害得她,那个时候,我一直以为害她的不是我,而是那些追杀我们的人。后来,我把那些人都杀了,可是逝去的亲人不会再回来,你只能从模糊的记忆中记得,曾经有那么一个人为了保护你放弃了自己的生命。我一直都不知道我是谁,我努力修仙,却早已经忘记了最初的愿望,我只是麻木地修仙,不停地修炼。我想我可能要等到了生命最后的一刻可能也不会知道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但是,后来我来到了中州,我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我是没有选择的,也是不愿意的。但是当我看到在烈阳下苦苦挣扎的百姓,我的心被刺痛了。我突然明白我想要做什么了,我应该做什么了。”

  “东州是我出生的地方,我把那里当成我的家乡,但是当有一天我不得不举起手中的剑向她砍去的时候,我的心里是很不愿意的。我多么希望我不是中州的少主。我想如果我只是一个纯粹的修士,我只要找一个洞天福地好好修炼,我的生命会很长很长,甚至会长到我无法想象的境地。但是我知道我的根在中州,而且我不是一个普通人,我根本就没有自己的选择。”

  “也许在场的你们认为我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像我们这样身处高位的人怎么可能懂得你们士兵的心情。但是,我们今天站在这里,我们的目标都是一样的,都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打到东州,然后让我们的亲人可以过上更好的生活。”

  “将士们,你们是中州的将士,你们的身后有千千万万的百姓在看着你们呢,他们在等待你们为他们打下一片世代生活的沃土。今日,我幽珏便在此申明,”

  下面的士兵都是很认真地听着幽珏的话,他们听到那些冠冕堂皇的话本来是没有什么感触的,毕竟,对于他们这些人朝不保夕,随时都会丧命来的人来说。活着,是多么残酷的事情。

  谁也说不准自己下一刻就会死去,而且是连尸首都没有的那种。他们早就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只是为了自己能够活得更久一些。

  但是,现在有一个人说会站在他们所有人的前面,那么他们听了又怎么能够没有感触。

  谁不知道站在上面说话的人是中州的少主啊,他可是中州最为尊贵的人,即使是他们的所有人的命加起来也没有他的命值钱。但是,现在这个人就站在他们的面前,说要和他们同甘苦共患难,难道这样的承诺还不足以让人有感触吗?

  他们是妖,但是他们也是有感情的,只是和人族的种族不同而已。

  他们艰苦奋发,生活在最艰难的地方,只是因为他们的先祖在千年前的两州大战之中大败而归。

  难道他们就只能一辈子生活在这苦贫的中州,连同他们的家人也要跟着一起受罪?

  这样的生活不是他们想要的,中州啊,赤地千里,瘴气层层。

  他们不是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样的世界,听说那里沃土遍野,没有烈阳的炙烤,有甘甜的泉水,没有压抑的空气,是一个自由祥和的地方。

  而他们所在的中州,疮痍遍地,一片冷寂。

  在场的哪个人没有在地里受过苦,苦苦刨食的滋味是外人不能够想象的。

  他们像是被关在巨大的牢笼之中的囚犯,对于生活,他们已经没有了多大的热情,对于未来,他们是如此的渺茫。

  中州的大人们似乎早就已经忘记了这件事情,他们似乎早就把国仇家恨统统抛诸脑后,或许也只有他们这些下层的百姓或许还记得当初的遗志。

  妖族,不同于人族,他们是一群极为记仇的族类,因为在他们的血液之中继承着先祖的遗志,这样的遗志像是天赋一样并入他们的血液之中让他们没有办法遗忘。

  “或许你们之中的很多人以为我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人早就已经忘记了当初的誓言,但是,我幽珏在今日就向大家坦言。我们没有忘,从来就没有忘记过。千年之中,我中州一直在东州布局,无数为了中州先祖遗志的人忘记自己的身份,自身前往东州,一代代蛰伏。他们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的使命,他们一刻也没有忘记自己中州妖族的身份。即使是在最艰难的日子他们也没有忘记过当初的誓言。为此,他们付出了自己的一生,甚至是生命,隐姓埋名,改头换面,甚至已经不记得自己之前的模样,他们这样做只是为了当初的誓言。”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御道妖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