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哒看书网 > 御道妖仙 > 第三百七十一章 战鼓擂动

第三百七十一章 战鼓擂动


  这样的生活不是他们想要的,中州啊,赤地千里,瘴气层层。

  他们不是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样的世界,听说那里沃土遍野,没有烈阳的炙烤,有甘甜的泉水,没有压抑的空气,是一个自由祥和的地方。

  而他们所在的中州,疮痍遍地,一片冷寂。

  在场的哪个人没有在地里受过苦,苦苦刨食的滋味是外人不能够想象的。

  他们像是被关在巨大的牢笼之中的囚犯,对于生活,他们已经没有了多大的热情,对于未来,他们是如此的渺茫。

  东州。

  自他们出生之日起,他们的血液之中就被注入了要攻入东州的血液,即使是三岁的小童也知道中州有朝一日势必要和东州有一场大战的。

  只是,这样的言论多了人们的心里渐渐地也就都有些厌倦了,只因为这样的言论他们听了太多太多,但是却从来没有真正看到过实际上的动作。

  中州的大人们似乎早就已经忘记了这件事情,他们似乎早就把国仇家恨统统抛诸脑后,或许也只有他们这些下层的百姓或许还记得当初的遗志。

  妖族,不同于人族,他们是一群极为记仇的族类,因为在他们的血液之中继承着先祖的遗志,这样的遗志像是天赋一样并入他们的血液之中让他们没有办法遗忘。

  “或许你们之中的很多人以为我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人早就已经忘记了当初的誓言,但是,我幽珏在今日就向大家坦言。我们没有忘,从来就没有忘记过。千年之中,我中州一直在东州布局,无数为了中州先祖遗志的人忘记自己的身份,自身前往东州,一代代蛰伏。他们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的使命,他们一刻也没有忘记自己中州妖族的身份。即使是在最艰难的日子他们也没有忘记过当初的誓言。为此,他们付出了自己的一生,甚至是生命,隐姓埋名,改头换面,甚至已经不记得自己之前的模样,他们这样做只是为了当初的誓言。”

  幽珏扫视了下面的人一眼,继续说道:“他们也是我们中州的子民,虽然和在场的你们做的不一样的事情,但是他们身处在更加可怕的东州。蛰伏上千年为我中州收集了数不清的情报消息。同时也付出了自己的性命,就连本座的母亲……也是在东州丧命。”说到这里,他声音低沉,顿了顿才道:“本座也是在东州飘零了多年,受了诸多苦楚才”

  “我想说的是,我们中州从来没有忘记过千年前的耻辱,没有忘记”他从来没有过像现在这般急切的心情,他想要提升,但是并不是修为上的提升,就算是仙神之中也不是每一等级都拥有同样的武力值,这说明仙神并不是以修为来定性的。传说中有凡人白日飞升,尽管这种传说听起来并没有过多的根据,不过,对于幽珏来说也是一种启示。

  经过他仔细的思考,又翻阅了诸多古籍,他终于从一丝又一丝中的事例中获得明悟。

  仙神并非是以修为为力,更重要的是心境,看破世间法道,诸般变化之本真的人才能够真正掌握天地法则。当然,只有拥有强大的修为才能够调动天地法则,所以说修为和心境是相辅相成的。要说哪一个更加重要,应该要说心境其实是更加重要,心境到了,修为自然能够水到渠成。

  对于自己修炼的引月录,幽珏如今有了新的感悟。

  功法分为几层无非是为了让修炼的人能够循序渐进,由简及难,最终全面掌握所学的功法,但是现在幽珏并不这么认为了,一部功法不管是它简单的部分还是困难的部分,它们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是不容任何人否定的。

  无论是引月录还是其他的什么功法,在功法的内部之间,总是存在这样的关系,而这样的关系连贯于整部功法之中,因此,现在的幽珏已经不是从第一部分开始修炼,而是将整部功法融会贯通,心随所至,怎么样修炼更符合他的地步,他就会修炼哪一层。

  可以说,现在的幽珏修炼的功法时错综复杂的,甚至可以说是混乱不堪的,有的地方不求甚解他也在修炼,有的地方明明很通透,但是却在此之上,这让他感觉更加地随心。

  事情其实也是极为简单的事情,对于幽珏来说,修炼引月录如今已经没有刚开始的那么艰难了,甚至还渐渐地有一种得心应手的感觉,往日很多不懂的地方他现在也不再纠结了,只要是能够修炼过去的地方,即使有阻碍,他现在也并不怎么在意了。

  功法是前人所创,后来者想要修炼出更高的等级必须要在前者的基础上有所创新和突破,因为不管你如何理解,对于功法的理解永远都不可能达到开创者的顶峰,只有真正理解功法的人才会真正与功法心意相通,才会有最深刻的理解和感悟。

  因为不管你一个人再怎么厉害,你修炼的功法都是别人创造的,而别人在创造功法的时候的心境想法是一个安于在那里只是修炼的人所无法理解的。因此,是不可能真正达到开创者的境界的,除了他在此基础上加入自己新的理解和感悟,否则,即使是再厉害的人,他所做的也不过是拾人牙慧,根本就不可能达到前者的高深境界。

  幽珏现在已经明白了这个道理,他在努力,他努力在引月录中加入他自己的感悟。

  功法,不管他是如何厉害的一部功法,都是由修炼它的人来成就它的威名,而一部有影响力的功法,它除了本身具有强大的潜力之外,它还必须要不断适应未来的发展,也就是说它必须要具有强大的成长力,只有能够不断成长,不断激发自身潜能的功法,它才是世间人人都想要得到的无上功法。

  引月录至少现在在幽珏的手中已经具备了其中的一些条件,至少现在的引月录已经不是最初的引月录了,其中幽珏不懂的地方,他就把它删掉,或者是放在一边,也不怎么去管它。因为他发现,就算没有这些方面的感悟,他发挥出来的能力还是很强,并不会因为自己的擅自修改而威力大减。

  世间什么样的功法最厉害?

  可能没有人能够说的清楚。

  归根结底,决定一部功法前途的不仅仅是功法本身,更多的在于使用功法的人。而且还要看他如何更好地发挥出一部功法最大的潜力。

  原来就是如此,看破了这些才发现,自己以前坚持的一些执念完全就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又为什么要关注于自己是处于什么样的等级阶段,这些完全是美欧必要的事情。就如自己曾经不也曾在炼气境的时候击败过神虚境的强者吗?

  世人可能会觉得这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又或者以为这是只有天才的人才能够做到的,但是现在幽珏不这么认为了。

  什么是天道,即使是现在他也没有办法完全说的清楚,因为他自己便身处在这天道之中,不只是他,世间万物,无不身处在天道之中,天道何其飘渺,亦如天边的云霞,手是抓不住的,只有用人的心才能够感知到。而且那是一种极其玄妙的感觉,并不是一言一语能够轻易说得清楚的。

  眼前的岩浆熄灭,幽珏面色一冷,他手上抱着琴,一步一步向着更深的地方走去。

  风澈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他一起进去了。

  邶星站在不远的地方,他是一直看着幽珏表现的人,他明明感觉到了在幽珏的身上,现在有着一种他说不清楚的飘渺之感,那种感觉很是玄妙,就好像他会化作一道风随时散去一样。

  邶星轻叹一口气,不管怎么说,幽珏他终究要成长起来,他将走上一条不同于他们规划的路,而这条路他竟然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昨天还能够作为长辈为一个后辈指点未来的道路,但是到了今天,他发现,原来在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竟然已经追赶不上曾经的那个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慢慢将自己超过,然后头也不回,直到自己再也看不到他的背影。

  原来,在不知不觉之中,自己已经这么老了!

  邶星轻叹了一口气,他心中竟生出一丝老意。

  幽云神殿存在的意义在一定程度上就是为了今日的幽珏,更准确的说来是为了他们心目中的中州,中州如果能够鼎盛,那么就算幽云神殿就此覆灭,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

  他轻叹了一口气,幽云神殿,还能够在自己手上坚持多久的时间,他不知道,他望了一眼外面的天空,只觉得压抑无比。

  一场极强的暴风雨或许就要来到,只是不知道暴风雨之后的大地会是什么样子的。

  他转过头,继续看着小路的尽头,幽珏和风澈的影子早就不见了,他并不着急,只是在心中想着,这一次,应该能够成功吧。

  风澈跟了上来,幽珏并不觉得奇怪。

  他冷漠地看了风澈一眼,说:“你要是后悔了,现在还可以离开,我不会强求一只灵兽。”

  风澈一撇嘴说:“说来我一直都在等这一天,之前也有过纠结,像你这样的生物能够跟我风澈相提并论吗?我一直都想知道这时间上是不是真的有能够和我血脉相融的人,看来今天就会有答案了。”

  幽珏点头,说:“答案只有一个,是或者不是,如果这一次失败,我将永远不再来化灵殿。”

  风澈奇怪地看着他说道:“你之前不是那么有信心吗?现在怎么又突然不自信起来了?”

  “如果失败只能说明是天意,我违抗不了天意,但是我可以有我自己的选择。”幽珏轻笑一声,望着前面的高台,说:“站上去吧,站上去就会知道天意如何了。”

  说着,他毫不迟疑地往高台上走去。

  看着他走的似乎很轻松的样子,但是只有他这个当事人才会知道展现在他的面前的是一副什么样的魍魉鬼域。

  以往,他就是心神不定,所以每一次都会分神。

  炙热的火在脚下燃烧着,那种要将人烤熟的热力是那么地真实,仿若是真正的炼狱。四周有猛烈的风,而他正行走在一条看不到尽头的近乎让人感到绝望的丝线上,他尽力保持着身体的平衡,不让自己摔倒。

  这是出现在他心头的景象,但是现实也是如此,他脚下的路在不断地崩坍,不断地碎裂,只要他稍有不慎,脚下的路就会碎裂,而他也会跌落!

  这一次他就会以失败告终。

  对于这样的景象,他不能有任何一点的抵抗,即使是一点点地抵抗心理都不可以,因为只要这样脚下的丝线会立刻崩溃,至于他能不能顺利登上高台则未可知。

  心中,仿佛有万千的虫蚁在不停地咬噬,他明明知道那是极为虚幻的一种感受,但是却是忍不住心头一颤。

  他不知道要是仙神在面对这样的考验的时候是不是也会像自己现在这样隐忍不发,他知道只要自己稍有异动,一切努力都将付诸流水。

  轻叹了一口气,他强忍住心头的震颤,继续向前走去。

  他告诉自己,他所做的一切都不只是为了自己,还有灵儿。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又浑身充满了力量,这样的事情算得了什么?

  幽珏轻笑一声,不过是死,世间上还会有比这更加让人感到痛苦地事情吗?

  他轻笑一声,显然是没有的,他相信自己的忍耐力,他一直是一个精神力强大的人,没有人可以轻易将他打倒,即使是他自己都不可以。

  ……

  ……

  身上放的重量仿佛在突然之间减轻了,幽珏双脚落在高台之上,身后,风澈紧紧地跟着他,此时他正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幽珏。

  “我在这里看到了很多前来化灵的人,到那时成功的人没有一个,化灵啊化灵,多少人想要化灵,却总是过不了自己的一关。没想到,今天竟然有幸能够见到。”

  风澈自从被捉之后就一直呆在化灵殿中,期间也有三四十年的时光了,这期间走入这化灵殿的人不计其数,就连幽珏他也不是第一次见了,对于幽珏这个早就为他安排好的主人,他自然会多加注意。

  犹记得幽珏上一次来的时候还是两年前的事情,那个时候,两个人只是稍稍打了一个照面。对于这个少年,风澈能够从他的身上看到的也不过是和寻常的修仙者一样的想法,他们都是想要在这化灵殿中完成天赋的觉醒,但是现实总是残酷地告诉他们,想要完成天赋觉醒几乎是很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在这期间的时间里,他还从来没有看到一个人天赋觉醒成功的,渐渐的,就连他自己都不认为他们说的天赋觉醒是不是真的存在。

  毕竟,经过了漫长的岁月,他们身上虽然还流淌着先祖的血脉,但是这种有着天赋的血脉已经很稀薄了,想要觉醒是很困难的。首要的条件就是要能够守住自己的本心,要有一颗坚若磐石的心才能够得到天赋觉醒的机会。因为那样的痛苦几乎是不能够让正常人忍受的,一般的人身死道消,更残酷的是连灵魂都会被抹消,真正意义上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想要获得先祖的天赋本来就是一种逆天而行的做法,要是那么容易成功那中州岂不是早就凌驾于东州之上了,哪里还会等到现在的地步。

  因此,一般的人到这里失败之后基本上不会再想着来了,这样的经历对于他们来说或许也就只是生命很重的一次奇特的经历,至于其他,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御道妖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