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哒看书网 > 御道妖仙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回归

第三百六十九章 回归


  在中州和东州交界处的一座茶楼,还是如往常一般,生意不错,很是热闹。

  以前掌柜的生意还勉勉强强,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只是随着进来妖族和人族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这里时常汇集妖族和人族的修士,因此他也就做了两边的生意。

  只是眼见着生意渐渐好转,掌柜的也赚了不少钱,心想着这下是时来运转了,正准备扩充店面的时候,一个不确定地消息瞬间让他打消了原来的计划。原本他猜想的是两州之间就算是要开战也不是这么一时半会儿的事情,怎么着双方也要准备个两三百年吧,双方你来我往,互遣来使什么的杂七杂八的事情磋商下来他也就到了退休享享清福的时候。到时候找个安稳点的地方给子孙置办点田地产业,只要子孙不至于饿死,他这辈子的责任也就算是尽到了。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局势转变得如此之快。

  今天传来消息说两州之间的谈判谈崩,明天又说中州已经陈兵百万,随时准备开进东州,大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发。

  处在两州之间的掌柜自然很少关注这些消息,对于别人来说或许只是两州的局势变化,但是对于他这个生意人来说,却是要命的事情。

  不只是关乎他和家人的性命,更是关乎他全部的身价财产。

  随着局势的紧张,酒楼的小二也换了一批又一批,慢慢地,他的生意也没有以前那么好。

  掌柜心不在焉地收拾着柜台,他看了一眼外面乌黑的天,心想,应该收手了,要是再晚点说不定酒楼就卖不出去了。趁着现在酒楼的生意还算不错,兴许还能卖个好价钱。

  “掌柜的,来几个小菜!”一声呼喝将掌柜从思绪中抽离出来,掌柜的抬头就看到两个人族修士走到他的面前。

  那是两个面相极为温和的人,身上的气势内敛。这让见识了很多人的掌柜的清楚的明白,眼前的这两个人不是寻常角色,至少应该是一宗之中比较有身份的人。

  掌柜的赶紧招待道:“两位客官是要住店还是打尖啊?”他一边说还一边为两人引路。

  “打尖。”

  两人坐下之后,其中一人微笑地看着为自己斟茶的掌柜道:“掌柜的生意不错吧?”

  “还行吧。”掌柜的敷衍了一句,道:“客官想要吃点什么?”

  “店里的招牌菜都上来吧,我们还要等两个人。”另外的一位皱了皱眉头说道。

  掌柜的应了一声就下去安排去了。

  此时正是吃饭的时辰,酒楼中坐了不少的客人,可能是酒喝的有点多了,就听到有人高声道:“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太平日子也没得过了。”随即,是酒杯重重落到桌面的声音。

  与他同桌的伙伴轻轻摇了摇头,抓起几颗花生米落在嘴里嘎嘣几下,就着酒喝了下去。

  “这太平日子也不知道还有多久,只要不牵连到我们就好了。”几颗花生米下去,同伴的话也变得多了起来。

  “客官,您的菜。”上来的小二将幽珏两人面前的桌子摆得满满的,有给茶杯续上水,这才离开。

  “来,尝尝这里的菜,以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吃上一次了。”幽珏提了筷子,夹了一口鱼肉。

  两个人还没有动多久,外面便走进来两个中年男子,其中一个很是激动,一眼就看到了角落里的幽珏,赶忙上前,热泪盈眶地叫了一声:“少主!”

  幽珏微微笑着向他点头,指了旁边的座位,“顶丰,好久不见。坐。”

  来人正是王顶丰和风澈二人,这些年来两人走过了东州很多地方,后来他们也私下里见过唐浩一次,听说幽珏一直在闭关修炼,因此也就没有打扰。直到听说两人最近要回中州,他们这才紧赶慢赶,终于在算好的日子里赶到了。

  王顶丰一直是以作为幽珏最终性仆人的身份自称的,因此在听到幽珏召唤他的消息的时候,他内心的激动是没有人能够理解的。但是他不能不激动,当初他放弃了自己县令的官身,为的是什么,自然是为了向上可以走得更远。

  对他来说,幽珏就是他的全部希望,没有幽珏,他也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一个没有主子的下人,自然是走不到太长远的。

  王顶丰自然是知道这个道理,因为即使他找到了更好的主子,但是人家未必就会将自己放在眼里,对他来说人家说不定还会想着自己身上有关于前任主人的印记。

  这就是仆人的下场,尤其是没有主人的仆从。

  听到幽珏的消息之后,他赶忙催促着风澈去找幽珏。

  王顶丰喜不自胜,如今的幽珏比起以前来说似乎变化了不少,最明显的就是他身上的气质完全不同于以前,他显得更加地深沉的,整个人气息内敛,叫你根本就看不到他如今的状态,你可能一眼看过去,只会觉得这个人很是深沉内敛,但是如果让你说是什么地方让你觉得深沉内裂,你又可能是一点点也说不上来了。

  “少主,我们这就会中州吗?”王顶丰压低了声音说道,他不是没有注意到酒楼之中的客人几乎都是人族修士,除了几个气息不是很稳定的他并不能确定之外。

  风澈瞪了他一眼:“吃饭吃饭,我都要饿死了,其他的事情等以后再说。”

  被风澈这么一瞪,王顶丰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他见幽珏并没有露出不悦之色的样子,不由得心下一阵小心地同时,也就不再作声了,只是用筷子搅动着面前的饭碗。

  “好了,走吧。”幽珏放下碗筷,温声说道。

  随着他话音一落,座上的几人也都停著起身。

  ……

  ……

  站在两州的结界面前,幽珏神色莫名地看了一眼东州的方向,此去已经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回去了,下一次回来,他将要打破这层层封印,带领妖界大军直取东州。这一去,便再也没有任何的情分可以诉说,这一去,他便再也没有了回头地可能。

  他知道,在结界的另一端,他们都在等待着自己,不管他如何想,他却是再也没有了回头地可能。

  想过放弃吗?

  自然是想过的,想过不理会这世间的纷扰吗?

  自然也是思索过的,只是他再也没有可以选择的机会,他知道,这就是宿命,是他身为幽氏后裔所不能够逃脱的命运。他没有选择,只能够一往无前地走下去。

  至于后果,他不是没有想过,防范,他时时刻刻都在想象着两州开战之后的结局,胜利或者失败,无外乎这两种结果罢了。

  他的思想早就已经接受了这两种残酷的结果,只等着他去做了。

  既然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他也就不想要回头了。

  佛家说回头是岸,但是回头的岸还会在原来的地方吗?

  不会的,回头已经是百年身,即使是回头也回不到最初的时候了,发生的事情已经发生,就再也没有回头的可能了。

  深深吸了一口气,幽珏手上结印翻飞。

  “疾!”他低喝一声,随即一道亮光从他的手上飞出,落到封印之上,荡起阵阵涟漪。

  随即,只见一道亮光将四人笼罩,然后他们便消失在了东州地界。

  “师父,我们回中州了?”身上传来很不舒服的感觉,唐浩看着眼前的一片荒地,不由得问道。

  “什么人,竟敢擅闯中州?”幽珏还没有来得及回话,一个暴虐的声音变在四人的耳边炸响。

  幽珏微微眯眼,就看到一个身着青衣的男子极速向着他们飞来。

  那人落在四人面前,疑惑地打量了他们一眼,眼中露出一丝不悦之色,声音轻扬道:“你们是东州的人族修士?”他戒备地看着四人,眼中的怀疑之色不减,他很怀疑眼前的四人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因此很是不悦地说道:“中州不欢迎东州修士,诸位请回吧。”

  幽珏微微一笑,随即他身上的气息一变,整个人变得妖冶邪魅,轻轻颔首,说道:“你仔细看看,我是人族修士吗?”随着他话音一落,周围浑浊的气息便变得越来越浓。

  青云轻咦了一声,仔细地打量着幽珏,眼前这个一头紫发的年轻人看起来很是面熟,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一样。再看这气息,肯定不是人族修士了。

  他不由得疑惑道:“你是……”

  “中州幽珏归来,你竟然不认识我?”幽珏温文一笑,手上蓝光一闪,一道令牌便落在他的手上。

  青云眼睛一眯,震惊得无以复加,此时再一看幽珏的模样,立时便震惊道:“你是,少主?”再说,他手上的令牌却不是能够作假的。那块代表着幽宫的令牌是如此的真实,不可能作假的。

  幽珏轻轻颔首,说:“我此次从东州回来便是为了中州大事。你是?”

  青云立即拜倒在地,“属下青云,乃是此地的抚使,未曾想到少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少主恕罪。”

  幽珏微微一笑,虚扶道:“青云大人何错之有,大人为了中州之事殚精竭虑,尽忠职守,我又有什么可怪罪的?”

  青云一愣,他本以为幽珏会怪罪他,但是没有想到幽珏竟然这么好说话,一时间竟然愣了。

  “青云大人可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幽珏还是一副温和的样子,微笑着看着青云。

  “没、没有。”青云没有想到传说中的中州少主竟然是这样和颜悦色地跟自己说话,一时间只觉得心头一阵感动。

  幽珏微微一笑,却是只是觉得青云可能是因为有些激动,也就没有往心里去。

  幽珏往前方看了看,只见在尽头之处有着隐隐的黑雾,又有雷动的呼喝声,他偏头问青云说道:“我看前方是在练兵吗?”

  “正是,值此多事之秋,每日操演兵事,不敢懈怠。”青云看了一眼旁边的唐浩,他算是清楚了,这四人之中,这位紧随着少主的人并不是妖族。张了张口,他最后还是说道:“少主,这位人族少年是?”

  看到青云眼中的怀疑之色,幽珏轻轻笑道:“他是我的徒弟,跟在我的身边也有很多年了。你不用担心。”

  青云应了一声,这才放下心来,说道:“少主莫怪,属下……”

  幽珏轻笑一声,说道:“大人严重了,你也是为了中州,我又怎么会见怪。由此可见,大人为了中州的事情殚精竭虑,即使是我也应该配合大人,有何况是我的弟子?”

  青云欠了欠身,他知道自己管得有些宽了,但是他又不得不这么做,实在是因为他心里要是不问的话他心里实在是过不去。他也深知自己这样的性格会得罪人,但是他是那种一直把中州的事情放在心上,要是不说出来的话他心里很不舒服。

  幽珏似乎明白他心中的想法,像他这样的人他也说不上什么来,只是心里有些不舒服,皱了皱眉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去看看。”幽珏笑了笑,便往前走。

  “哼哼哈哈。”

  “哼哼哈哈。”

  “……”

  震耳欲聋的声音在前方响起,随着视线中的人影越来越清晰,烈阳之下一队队正在奋力挥舞着兵器的士兵挥洒着汗水。也不管烈阳如何地将人的脸炙烤,也不管身上是如何的痛楚,他们眼神中只有嗜血,只有麻木,像一只只不知道痛苦,不懂得感情的野兽在奋力地嘶吼着。

  中州练兵是极为残酷的,说是残酷其实也并不是说没有感情,只是从几百年前开始就是定下了规矩。士兵都是从最底层层层筛选的,他们除了一身的蛮力便什么都没有,唯一能够改变自己的就只有上战场尽力杀敌。多年来,从来没有敌方可以练手,他们便在当地抚使的带领下去到各种危险的地方,与恶劣的环境斗争,与凶狠的猛兽厮杀,如今,终于快要到了他们有用武之地的时候了。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命运,这一去只怕能回来的人基本上没有几个。曾经在一起战斗一起吃苦的兄弟,说不定用不了多久就不会阴阳两隔。他们要想活下去,要想有光明的未来就有在战场上奋力杀敌,除此之外,他们没有任何的选择。

  这是他们的悲哀,也是他们的使命。

  正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官府养了他们多年,世世代代练兵,不就是为了今天吗?

  “少主,您要上去说两句吗?”青云问幽珏说道。

  “嗯。”幽珏想了想,还是点头。

  早就有教习看到了他们。虽然并不知道幽珏是什么人,不过自己的顶头上司青云大人他还是认识的,见到青云大人的手势,教习立马就反应过来,然后叫停了正在操练的士兵。

  一行人登上高台,台下的士兵都冷冷地看着台上的几人,对于长官,他们是有敬意,但是也仅仅只是面上的敬意,并不是心里升起的敬意。因为像他们这样的人可以说已经没有了普通人的寻常的感情,他们只敬佩那些像他们一样在经历了各种苦难,在各种各样的痛苦中摸爬滚打过来的人。

  至于上面的人,只是他们要听从命令的人,除此之外,再没有旁的了。他们冷冷地看着上面的人,眼中既没有露出狂热,也没有露出敬畏,他们有现在的一切都是他们靠着自己的双手,自己的血肉一点点挣回来的。他们不欠任何人,同时也包括指挥他们的上官。

  青云大人算得上是他们见过的最好的长官,只要是他们练习的时候他都会在,他待人也很好,总是一副温然和煦的样子。他是个好人,也不苛刻下属们的粮饷,与他们同吃同住。他们不排斥他,但是也就仅限于此了。不是他们冷血,而是不冷血的人早就已经被黄土掩埋了身躯,再也看不到了。只有狠得下心的人,才能够活得更久,他们能够相信的,只有手上的长枪,和身后共同浴血的兄弟。

  “诸位,安静一下。”青云压了压手,高声道:“想必大家很是疑惑我身边的这位是谁吧?他就是我们中州的主人,幽珏。现在少主想对大家说几句……”他给幽珏一个眼神,幽珏便上前两步,看着下面对他有些好奇的士兵,不由得微微一笑。

  他知道,即使是再怎么冷血的士兵,对于少主幽珏也是很有兴趣的,他们都很想知道即将带领他们走上异域征伐的人是什么样的人。因为,只有从这个人的身上,他们才能看到自己的未来在什么地方,只有这样,他们才会知道自己的将来究竟是什么样的将来。

  因此,在听到青云的话的时候,原本还有些不在意地士兵们都懵了。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堂堂中州的少主会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御道妖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