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哒看书网 > 御道妖仙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天下大乱

第三百六十八章 天下大乱


  听到幽珏的感叹,唐浩也是如此,很有一番感受。顶点小说,w≥ww.23w¤x.co↘m只是眨眼间,天地间换了不知道多少个春秋,他们剩下的只有漫长的不知道滋味的生命。

  “我在修炼中似乎感觉到有人在唤我,外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想到在修炼之中的事情,幽珏不由得问徒弟说道。

  “师父。沈掌教已经仙去了,是被薛邢峰打死的。因为沈掌教在清羽宫揭露了他的恶行,薛邢峰恼羞成怒,如今整个清羽宫已经变成了人间炼狱。薛邢峰把清羽宫的弟都炼成了半妖,如今俨然已经成了妖魔的聚集地。”

  从徒弟的话里听到这么多劲爆的消息,幽珏一时间也是无法接受。

  他只是闭关的时间稍微长了些,只是没有想到等到他出来的时候世间竟然已经发生了如此多的变化。

  沧海一粟!

  这一刻,幽珏对于天地间的理解更加的深刻了,也许再过更久的时间,长生宗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明明眼前的山还是当年的那样,只是原本长着的矮树换成了高大的古木,遮蔽了他看向前方的视线。原来,一切都已经在不经意之间悄然发生了改变,只是知道今日他才真正的发现了这其中的不同。

  终归是过了那么多年,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就连掌教如今也是不在了。世事无常,他不知道是不是他当成的那些话给了他影响,不过如今再计较这些已经是没有用了。再说,他当年所希望的不就是这样吗?但是为什么现在的他竟然会生出一丝后悔?

  幽珏啊幽珏,你就是一个无耻的人,明明已经害死了人,现在却来装好心是要做什么呢?你骨里就是一个卑鄙的人,你永远都不能做好人,你的那些好心只会害了你自己!

  心里有一个声音似乎在一直诉说着他的劣迹,说他是如何的卑鄙,如何的无耻,如何的没有人性。

  他很想反驳,但是又不得不承认,这就是真正的他,真正的幽珏就是一个卑鄙无耻的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他已经可以不择手段了,即使是看着一个个的人在自己的面前慢慢死去,他也不会有任何的怜悯之心。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事情吗?”琼陵国第一宗门出了这样的事情,想必带来的影响不小,就是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事情。

  看来,他这一次闭关确实是错过了很多,只是他没有想到他错过的事情是如此的让人感到不同一般,甚至可以算得上足以搅动整个天下的大势。

  唐浩点头说道:“后来清羽宫被各宗讨伐,各宗为了争夺诛妖联盟盟主的位置大打出手。不但如此,东州十二国中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蹦出了一股股不小的妖族势力,他们蚕食小宗门,不断扩大自己的地盘,如今已经是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了。据说是叫什么东圣教,教中皆是些杀人不眨眼的妖魔。”

  幽珏不知道怎么地就想起了当初在清羽宫救下的那些妖,闻言他皱了皱眉头说道:“各宗怎么都不管,难道就任由他们不断地扩张吗?”

  “刚开始的时候,各宗也时不时地会派人前去剿杀,只是那东圣教颇为狡猾,屡屡让他们逃脱。再加上各宗之间争斗不断,也就没有把这群妖放在眼里了。只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变成如今的状况。”唐浩小心地看了幽珏一眼,他发现师父从修炼之中出来之后身上的气息变得更加的高深莫测了,他竟是觉得眼前的师父变得跟以前有很大的不同,但是具体的是什么他又是说不上来。

  “师父,那东圣教是中州的吗?”

  幽珏摇头,说:“应该不是。不过,如今我既然出来了自然是要亲自去查探一番。哦,对了,如今宗门的掌教是谁?是沈君兰吗?”

  唐浩一愣,随即摇摇头说道:“不是。原本众位长老是赞同沈师姐做下一代掌教的,只是长老们考虑到如今正是多事之秋,沈师姐上位可能镇不住宗门中人,因此便推举了门中的二师兄。”

  “二师兄?”幽珏一愣,他几乎没有怎么听说过关于核心弟的事情,他们平常几乎都不会出来的,常年就呆在自己的洞府之中修炼,也不多管俗事。因此,唐浩说起宗门二师兄的时候,幽珏才会一点印象都没有。

  “据闻二师兄骆从昊是宗门核心弟中修为最高的,他的辈分与众位长老几乎同辈,如今已经快要踏入洞天境了。长老们觉得他锐意进取,只要用上宗门至宝,勤加修炼,不出五十年,他便能进阶洞天境。再加上各位长老的助力,恐怕还用不了五十年。”

  “骆掌教担任掌教有多久了?”幽珏这会儿才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衣衫似乎有些不合时宜,穿了上年也应该换上一套,因此一边往净房走,一边问道。

  “已经八年有余了。”唐浩赶忙跟上说道。

  幽珏点点头,说道:“那沈君兰呢?”幽珏当初就跟她说过,她是当初成长生宗的掌教的,当时她还一副自己小看她的样,只是如今听到她的消息,幽珏不禁也对她有些同情了。前任掌教的女儿,现任掌教的强力竞争者,只要是一个脑没有问题的掌教,是不可能允许她在自己的面前晃悠的,。要是再狠一点,估计连在众位长老的面前露脸的机会估计都是没有的。

  “沈师姐已经多年不在宗门了,她说要为自己的父亲报仇,因此云游四方说是去潜心修行去了。”

  幽珏低低敛了神色,果然如此,沈君兰怕是在宗门呆不下去了,所以才会说什么外出远游去了。可怜她当初堂堂长生宗掌教的掌上明珠,大小姐,到如今不但不能在父亲的灵前尽孝,反而不得不远走他乡。只是想想,幽珏就为她感到可悲。

  “为师这一次比刚出来,算是感受到了世事无常啊!”幽珏来到净房,停下来对唐浩说道:“待为师沐浴一番,再去祭奠沈掌教的在天之灵。毕竟,当年若是没有他,也就不会有现在的我了。”

  唐浩总觉得师父的话里,似乎在说着什么,只是他多年已经没有见过师父,乍一听他说话,竟是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一时间也没能够理解他话里的意思,只是觉得师父还是如往年那样说话做事都透露着一股让人看不懂的情绪,只是如今看起来更是如此。

  ……

  ……

  旭游峰,临天阁。

  幽珏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到临天阁时的情景,那个时候他的想法不多,只是纯粹觉得这临天阁真是宏伟,不愧是长生宗离天最近的楼阁。

  只是如今再一次站在临天阁上,看着下面苍翠的山林,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情绪。还有一种淡淡的愁闷压在他的心头,让他难受,也让他喘不过气来。

  临天阁中供奉着诸位先贤掌教的灵位,沈晋川的灵位就在其中。

  昔日一个活生生的人,如今留在世上的也就只剩下这一块冰冷的牌位,只是有人想起的时候才会过来看看。等到看到这些灵位上的名字才会想起,原来长生宗曾经还有过这么一位掌教啊。

  幽珏跪倒在沈晋川的灵位前,看着冰冷的牌位,向着灵位叩。

  “沈掌教,没想到一别经年,再见到你的时候竟然已经天人永隔了。”

  沈晋川是何等的人物,他是洞天境的强者啊,除非是寿数到了,无力回天,那么即使是被人打死,只要神魂不散也还是有机会复活的。能够让沈晋川这样的强者死得不能再死,足以见对他下手的人的修为是有多高。

  薛邢峰……幽珏想到当年在清羽宫时候的事情,那只妖跟他说薛邢峰是洞天境的强者。只是如今想来,要么唐浩提供的消息是错的,沈晋川根本就不是被薛邢峰杀死的;要么就是当年的那只妖说了谎。洞天境的强者,即使是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轻易就将同等级的修士杀死。

  即使他们之间的修为差的多,但是也不至于让长生宗一代掌教轻易就此饮恨离世。

  薛邢峰,他一定不是洞天境,他应该是仙境,又或者是更高的修为才对,只是他根本就不敢再继续想下去,因此这样想下去他会把自己吓到。

  “你出关了?”一个沉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幽珏回过头,就看到瞿启良站在临天阁的门口,他高大的身躯将半边的光都挡住了,只能看到他阴沉的脸,混合着并不是好的天气,他整个人身上沉郁的气息显得更重。

  “瞿师叔?”幽珏站起来,唤了一声。

  瞿启良阴沉了脸,很是不高兴的说道:“你怎么能够跟长生宗的人下跪?你闭关年,难道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了吗?”

  幽珏吸了口气,他确定瞿启良是真的生气,缓缓说道:“师叔,我明白。只是沈掌教毕竟对我有恩,再说他人已经死了,我祭拜他一下也是应该的。”

  “有恩?”瞿启良冷笑一声,说道:“你不要忘了,当年让你去做这个御阵长老只是我们计划中的一部分,并不是因为他沈晋川。”

  忽然,两个人同时皱了皱眉头,因为他们发现有人正在朝这边鬼鬼祟祟地探听着什么。

  也不知道瞿启良这些年是受了什么刺激,脾气变得有些暴躁。只见他随手一抓,一个人便重重地摔在了两人的脚下。

  那是一个很年轻的人,说年轻也只是看起来年纪小,谁知道实际年龄是多大。他长着一张其好看的脸,说是好看还不如说是阴柔,看到瞿启良便有些不知所措。

  “你刚才鬼鬼祟祟躲在外面做什么?”瞿启良将他一把摔到地上,很是不客气的说道。

  “瞿长老,我,我只是过这里,不是想要偷听什么。”年轻人一抬眼就看到瞿启良发怒的眼神,不由得有些害怕地说道。

  “哼!我还不知道你?不要忘了,当初是谁扶你登上了掌教的宝座的,我既可以让你上去,就能够让你怎么从掌教的位置上滚下来。你不要忘了,长生宗可是还有很多人对你这个掌教很是不满呢!他们可巴不得你突然出个什么事情,要是死了的话他们说不定就都有机会了。你说是不是,骆掌教?”此刻的瞿启良一脸的奸笑,看起来他在威胁人的上面也是一把好手。

  听到两个人之间的对话,幽珏这才反应过来,原来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就是现任掌教骆从昊啊!

  只是看他一副人模人样的样,确实是很像一宗的掌教,只是再一看他在瞿长老面前奴颜婢膝的样,幽珏就什么都明白了。

  原来这个骆掌教竟然是瞿长老一手扶持上去的,等于说现在整个长生宗已经落入了瞿启良的手中。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看了看沈晋川的牌位,又看了看瞿启良,或许在自己当初告诉沈晋川清羽宫的事情的时候,瞿启良就已经定下了一步步蚕食长生宗的计划。不,瞿启良藏身在长生宗多年为的不就是这个吗?幽珏相信像他这样心思的缜密的人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这样难得的机会的。

  “记住,该你管的事情你不要管,不该你管的事情,你千万不要妄动。别忘了我的话。滚吧!”

  骆从昊连滚带爬地站起来,这时他才看到站在一边的幽珏,眼中闪过一丝惊愕,不过看到幽珏对他一点敬意的意思也没有,不由得心中有些气闷,狠狠地瞪了幽珏一眼,这才走出临天阁。

  瞿启良微微哼了一声,骆从昊便像是受到了什么重击一般,扑的一下摔倒在地。

  只是附近并没有值守的弟,要不然骆从昊的面可就都给摔没了。

  骆从昊爬起来,回头往临天阁中望了望这才快步离开。幽珏明显感觉到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怨恨,苦笑一声对瞿启良说道:“师叔,我看着骆掌教似乎并不甘愿被你掌控啊,而且我看此人也不是个安分的,要是让他一直这么下去,说不定会对我们的计划有影响。”

  瞿启良眼中露出一丝不屑,冷哼一声道:“他能够有什么本事,不过是我看他本事还不错,又能够为我掌控,不然这掌教的位置怎么可能无端端便宜了他?”

  “可是我听说这骆掌教的修为在核心弟中是最高的。我、长生宗一向都是以力服人,他修为高,担任掌教似乎也没有不妥。”幽珏有些不解的说道。

  瞿启良冷笑一声,说道:“什么修为高?不过是我看得起他。掌教的修为自然是要最高,不然怎么能够服众?”他说话的语气有些怪异,幽珏听来觉得奇怪,只是看到他眼中闪过的阴险,不由得恍然。

  看起来瞿启良选取的并不是长生宗修为最高的弟,说不定这弟的修为都只是吹嘘的。难怪他刚才看到骆从昊感到有些奇怪,他身上的气息根本就不像是神台境巅峰的修为。

  只是,他这么想,幽珏不由得便更加疑惑了,问瞿启良说道:“只是掌教的修为不高,其他的长老应该也是知道的啊。他们怎么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呢?”

  瞿启良淡笑不语,只是看着幽珏,似乎是要在他的面前装装深沉。

  幽珏脑中却是在速思考着。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道:“莫不是这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瞿启良点头笑道:“少主果然一想就通透,这其中确实是发生了一些事情,只是我们现在的时间却是有些紧了,因为我也就不跟你多说了。你只要记得,今日的局面,是长生宗众位长老一起决定的,并不是我一个人的作用。我不过是摸清了他们的想法,因此便顺着他们的想法操作罢了。”

  幽珏点点头,听到瞿启良说时间紧,他不由得一愣,说道:“瞿师叔,难道说要开始了吗?”

  瞿启良一脸凝重说道:“是的。对于我们来说,时机已经成熟了,只要少主回去登高一呼,万千的中州民便会跟谁少主杀到东州。只是具体要如何做他们还在细细商量。但是,留给少主的时间也并不多,希望少主在这期间能够好好考虑,然后随时做好回中州的准备。等到下次回来的时候,或许天下大势都已经转变了。我观这天下大势,东州气数已尽。”瞿启良肯定地说道:“少主,这是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你要收起你心里的那些不切实际的同情和怜悯,等以后我们收复了东州,到时候少主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做大事,原本就要用鲜血的道铺成,就算是我,为了这件事情也会毫不犹豫地奉上自己的性命。”瞿启良恳切地说道。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御道妖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