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哒看书网 > 御道妖仙 > 第三百六十七章 两个甲子

第三百六十七章 两个甲子


  “哦?竟有妖孽攻击了清羽宫?”看到幽珏等人回来得这么早,沈晋川等人无不是感到无比的惊奇,等到听到幽珏的解释,他仍然感到惊讶不已,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是真的,父亲,您可能不能想象,整个清羽宫都乱套了。”沈君兰细细将自己的所见所闻说了一通。

  在场的众人无不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想不到妖族竟已经到了如此狂妄的地步。”一旁的瞿启良开口道。

  “如果不是听你们两个人说,我简直都不敢相信。妖族这是要做什么?”费玄宁皱着眉头说道。

  谭云凤蹙了蹙眉,轻咦了一声,说:“莫不是那个地方有异动了?”

  沈晋川摇头,说:“不会的,那里每年都会有人去探查,至今还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想来应该不是那个地方的来人。”

  “这么说,就是我们这里的问题了?”荣清也不能被忽视地说了句,道:“以前,也没有听说过有如此严重的妖患啊!”

  “以前是以前,现在跟以前已经大有不同了,”瞿启良摇摇头,有些不赞同地说道:“要说有什么不同的,也只能说由于近年来诛妖联盟的建立,妖祸才越发严重。”

  荣清面色一抽,这个瞿启良还真是跟自己干上了,以前跟梁无风不对付,现在又跟他过不去,不过他荣清也不是个怕事的,立马冷哼一声,说:“莫不是瞿长老认为这妖患是因为诛妖联盟才有的吧?”

  “我可没那么说,我说的只是事实罢了。”瞿启良冷哼一声,荣清见着也是无趣,冷哼一声,两个人谁也不理谁了。

  两人之间的矛盾他们都是清楚的,他们也没有想要调节的意思,都是些小矛盾,他们也不想掺和其中。

  最后还是沈晋川一锤定音,对在场的众人说道:“这件事情我自会跟薛掌教好好确认一番,你们要是没什么事以后就回去吧。”

  众人都走了之后,幽珏还没有离开,因为沈晋川叫住了他。

  “知道我为什么留下你吗?”沈晋川一眨不眨地盯着幽珏说道。

  幽珏摇摇头,说:“弟子不知。”

  沈晋川冷笑一声,神色莫名的看着幽珏说道:“季允,有没有做过背叛宗门的事情?”

  幽珏一愣,随即面露诚恐之色,说道:“没有啊,弟子不敢。”

  沈晋川面色稍霁,眼露温和,说道:“我只是听君兰说你和薛掌教的关系似乎很好,所以就想问问你,并没有别的意思。”

  幽珏笑道:“掌教如此诚心与我,我也就不瞒掌教了。”说着,他似乎面带犹豫,像是在做一番极为重大的决定一样,说道:“那薛掌教说我宗有一件神图……”他说着,紧盯着沈晋川,见他面上并异色,于是继续说道:“他还说天地间曾有一道神谕降临于是,融入五幅图之中,这五幅图一旦融合在一起便会让持有者拥有通天彻地的本事。他还说我宗的神图就被掌教收集在宗门……”

  “胡说!根本就是胡说!”沈晋川突然怒道:“简直就是话说八道!”他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妥之处,于是解释说道:“我只是听不得别人这么说。”他话音一转,道:“他真的是这么跟你说的?”

  幽珏点头,说:“他还在弟子体内下了极为厉害的禁制,凭借弟子现在的境界根本无法破除。弟子身为长生宗弟子,怎么能够向着外人,因此,弟子就算是这条命豁出去也不会帮他做事的。”

  沈晋川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说道:“看来,我当初让你做这宗门的御阵长老果然是没错的。证明我没有看错人。”

  幽珏笑道:“弟子时刻不敢忘记掌教的大恩,就算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那薛掌教的阴谋是不能实现了。”

  沈晋川投给他一个赞赏了笑意,突然一把抓住幽珏的手,随手便注入一道灵力往幽珏的体内一探。

  他紧皱了眉头,说:“果然,薛掌教好狠心的。竟然给你下了这样的禁制。”

  “怎么了?不能破除吗?”幽珏紧张的问道。

  沈晋川摇摇头,脸上还是挺轻松的说道:“不是没有办法,只要各宗长老一起发力,就能够将你体内的禁制除去。只是……他怎么会在你的体内种下这么个禁制,难道他不知道我们只要一齐发力他的禁制就不会起作用了吗?”

  幽珏说:“可能是他想不到我会将此事告诉掌教。”

  沈晋川面色复杂地看了幽珏一眼,说道:“季允,你是宗门的御阵长老,宗门的安慰都要依托到你的身上,我希望你能够像以前那样,继续对宗门用心。薛邢峰许给你的好处都只是为了一时麻痹你。我以前还真的没有看出来,他竟然是这样的人,枉我还一直支持他为诛妖联盟的盟主,却没想到此人早已与我等离心背德。说不定这次清羽宫的事情就是他一手弄出来的。此人心急如此深沉,想必也不会有什么空子留给旁人钻的。”

  幽珏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难怪我说那****听说此事的时候表情竟是那样的,当时我就觉得有些奇怪了。”

  沈晋川轻唔了一声,“哪里奇怪?”

  幽珏陷入了回忆的样子,一边想一边说道:“当时可能没有人仔细看他,不过我却是见他在听说群妖偷袭了清羽宫之后面上不但没有悲戚之色,反而闪过也丝喜意。虽然只有一小会儿的时间,但是弟子肯定,我没有看错。”

  “门下受创,身为掌教的薛邢峰不但没有悲色,反而是喜意?”沈晋川喃喃说道:“看来,这清羽宫中的复杂果然不是我们所能够想象的。”

  幽珏亦是点头,像是又想起了一件事情,只是面露犹豫之色,一副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说的样子。沈晋川见他一副不知道该如何说的样子,顿时没有好气地说道:“你还知道什么,不要一副慢吞吞的样子,想到什么就说!”

  幽珏小心地看了沈晋川一眼,然后犹豫道:“我发现薛掌教似乎、似乎在修炼一种邪功。”

  “邪功?”沈晋川神色一凛,惊疑道:“你说他修炼邪功?”

  “弟子也不是很确定,只是看到他全身笼罩在一片蓝色的雾气之中,而且他的脸上还有一种我说不出来的奇怪纹路。弟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了,只是当时还能够看得清楚,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没有了。可能是我看错了吧。”

  “不。”沈晋川抬手在幽珏的面前一挡,然后开始在原地踱步,说道:“可能你不知道以前清羽宫的实力与我长生宗并没有多大的区别,同是五品宗门。那时长生宗虽然名声不显,但是在琼陵国,没有人不知道长生宗是琼陵国一流的宗门。只是好景不长,短短百年之间,清羽宫一跃成为琼陵国第一大宗门,这其中就是因为他们新任的掌教乃是一个绝顶厉害的人物,在当时他闯荡天下的时候,各路的英豪几乎没有没听说过他的大名的。正是因为在他的带动之下,清羽宫逐渐与各宗的实力越拉越远,直到完全没有人能够超过它。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清羽宫究竟是如何发展到如今的地步的。”忽然,他转过头看着幽珏说道:“季允,我想你身上的禁制现在还不能撤去。一旦我们撤去之后势必会引起薛邢峰的注意。当然,我的意思不是说不管你了,我只是说你的事情我们再缓一段时间进行,这样我们才会有更多的时间去准备。要是薛邢峰有什么异动,我们以后也能够早作准备。我希望你不要多想。”

  幽珏点点头说道:“弟子全听掌教的吩咐,更何况这是为了全宗的大事。即使让弟子现在就粉身碎骨,弟子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沈晋川显得极为欣慰,说道:“你这么说我很欣慰。有你在,我长生宗以后何愁不兴。”他微笑着看着幽珏说道:“你放心,等时机成熟了之后,我便会召集长老们为你解除身上的禁制。若是无事,你便退下吧。今天的事情先不要说出去。”

  “弟子明白。”幽珏点点头,告辞离开。

  只是在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转过头对沈晋川说道:“掌教,依弟子愚见。这诛妖联盟的盟主何人做得,但是就不应该是薛邢峰那样的人应该占据的。更可况像掌教这样的人?”

  沈晋川呼吸一滞,摆摆手,说:“你的建议我会好好考虑的。”

  幽珏深吸了一口气,这才缓步离开,看着前方的风景,他笑了。这一着棋很险,但是如果用好了便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

  看到沈晋川的反应,他应该是很意外自己得到的消息。同时也因此确定了他身上应该是有所谓的神图的。

  他虽然很好奇所谓的神图是什么,不过他不会认为仅仅凭一件神图便能够产生什么莫名的天翻地覆的变化。

  ……

  ……

  摸了摸幽珏的脉,瞿启良面露凝重之色,说道:“这禁制确实有几分厉害,不过只要用强力逼出还是会有办法的。”他手上用力,就要注入灵力到他的体内。

  幽珏却是拒绝了,他皱了皱眉头说道:“现在还不能够破除。”

  瞿启良收了手,说:“也好,只是不早日逼出终究还是有些后患,要是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你便立刻和我说。”

  说着,他抬了抬头,对幽珏说道:“你真的将这事跟沈晋川说了?”

  幽珏点头,说:“不是说要分裂东州吗?我认为我做的并没有错。”

  瞿启良点点头,说:“你这么做也不是不对,我只是希望你以后再做这种事情的事情能够先跟我通通气。”

  这样的小事幽珏自然不会跟他争执,他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了,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你的那个徒弟?”瞿启良迟疑了一下,说道:“你跟他摊牌了?”

  “总是要说的,”幽珏点头说道:“只是我以前可能真的是想得太过了我本来以为他会跟我同心的。只是我没有想到会变成现在的样子。我已经在他的身上下了禁制,至于他去哪里,我也不想再管了。”

  瞿启良看着他有些泄气的样子,不由得安慰他说道:“人妖终究不是同路,这样的结果不是早就应该料到的吗?”

  幽珏笑了,只是笑得有些苦涩,说道:“确实,我早就应该有所预料的。不用你提醒,是我还心存侥幸。我的朋友,我的徒弟,还有我的妹妹,如今一个个都离开了我。”他看着瞿启良,突然有些哀伤,道:“你说,做大事真的要舍弃很多吗?明明……这样的事情真的是我应该承担的吗?每次想着总是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我总是觉得昨天我还跟母亲在鱼耀城,还在那个小小的院子里,我还是一个小小的孩童。我感觉有些累了,我不想要背负这样的重担,那不是我想要的。什么权力,什么大义,其实我一点都不想去想。我就先去到深山之中,每日看看风景,然后修炼,若是有空,还能够抚琴弹唱。若是能够找到一个知音,那么此生也算是不寂寞了。”

  瞿启良大惊,忍不住拔高了声音说道:“你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你是中州的少主啊,将来就是中州的主,等以后,你会是天下的主。你只是突然有些疲倦了,所以才会有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他们都很需要你,你要是不担着,你要他们怎么办?”

  幽珏苦笑一声,说:“其实我早就看清楚了,他们才不会管谁是中州的主。他们只是需要一个象征性的领导者,那样他们就名正言顺了,他们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道命令就都会变得合法化。可你看,这些年来我何尝插手过中州的事情,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傀儡,谁掌握了我就可以在中州为所欲为。至于我这个名义上的少主……呵呵”他冷笑一声,说:“少主?中州有主吗?那少主又是怎么来的?”

  他凄然叹道,明眼看了瞿启良一眼,说:“瞿师叔,或许曾经你们也是很用心的为了中州先辈一直以来的愿望,希望有朝一日中州的百姓都能够过上好日子。富饶的土地,不愁吃穿。但是,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些所谓的爱民如子的好官为百姓做过什么,他们想着的不过是如何收到更多的赋税,如何刮取百姓身上最后的一点油水。你说东州已经在根子上腐朽,但是我想说中州又未尝不是如此。你们让百姓看到了希望,所以他们才会跟着你,宁愿受尽苦楚也不会反抗。但是,”他重重地一顿,说道:“这一战,不能败,若是败了那么中州便真的离毁灭不远了。”

  瞿启良默然了,他没有想到从这个少年的嘴里会听到这样刻骨的话。他们一直都是把他当成当成孩子的。他们一直以为在东州出生的他尤其是身上还流淌着人族的血脉的少年,终究比不上中州英勇聪明的孩子。他唯一有用的或许就是他身上的血脉了。

  幽氏血脉,在中州是那么地名正言顺,是那么地“唬人”。

  这孩子其实早就什么都懂得。他说的很有道理,而且还是那么地发人深省。只是,一切都已经太迟了,他们为了这个目标早就已经走火入魔了。

  当初是为了什么如今已经不太记得了,只是心里一直在对自己说,一定要攻到东州,至于之后要怎么做,已经没有人能够说得明白了。

  看着幽珏眼中的悲色,瞿启良突然心神一阵,他讷讷开口,“少主……已经再也不能回头了。”

  “是的,再也不能回头了。也包括了我。”幽珏目光中闪过一丝坚定,还有一丝痛楚,道:“我再也回不去了。至于将来要走到哪一步,就让这命运来说吧。”说着,他踏步离开。

  看着幽珏渐行渐远的消瘦的身影,瞿启良突然伏地,然后仰望苍天,“妖王的先祖啊,你们在天上看到了吗?”

  ……

  ……

  回到无影谷之后,幽珏一直就处在修炼之中。突然之间,他像是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他对自己的徒弟说,“如果没有大事,就不要来打扰他了。”他突然感到有些累了,想要远离这虚华的凡尘,只是何处不是凡尘,只能说他的心还是一颗凡心。

  多年之后,已经不知道是多久之后,至少幽珏已经没有了关于这方面的概念。

  一日,他突然从静坐中醒来,出门时,看到了一个中年男子,很有些眼熟。他不由得一愣,有些不确定地道:“你是唐浩?”

  “师父。我是唐浩。”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御道妖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