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哒看书网 > 御道妖仙 > 第三百六十六章 群妖的出路

第三百六十六章 群妖的出路


  “都已经跑了这么远了,他们应该不会追来了吧?”在距离清羽宫里之外的一处山隘之中,群妖停了下来。|顶|点|小说

  尽管他们是没有组织的,不过因为多年被关在一起,因此对各个的实力也都是清楚的。因此,隐隐之中便将修为最高的两个视为头领。

  只见其中的一个一身漆黑,带着浓浓的黑暗气息的中年人轻唔了一声,说道:“今天只是给清羽宫的那些牛鼻一个小小的教训,只是他们人多势众,等我们纠集了我们在炎城的力量我们再给这些人好看。”

  他话音刚落,便有一个小弟立马奉承道:“郝老大说得对,我们大家都已经被关了这么久,各自实力损伤不少,再加上这些人都是从各个宗门来的厉害人物。依我看,今天已经给了他们一个重重的教训。听说中州已经准备动手了,到时候我们妖界大军一到,他们这些牛鼻算得了什么?”

  他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刚才说话的中年人重重地扇到一边,只见他怒目而视,说道:“就算没有妖界大军,这些区区的牛鼻也不放在本座的眼里!”从他的话中可以听出此人是个有野心的,因此他很反感小弟提到妖族心中的圣地中州。

  忽然,他眼中阴霾一扫,沉声道:“清羽宫的人追过来了。”他没有说明,来人不仅仅是清羽宫的人,估计还是一位为厉害的角色,以至于他的心中都有些发颤,因为他根本就不能肯定此人是不是冲着他们来的。

  而且此人身上一身正气,感觉不到分毫的妖气。

  从他话音落下,到众妖戒备的时候,一个身着身着黑衣的青年男落在他们面前。

  只见他紫蓝色的长发在空中任意飘散,一张无与伦比的清瘦的脸显得为妖冶,那双尖细的眼睛炯炯有神,比之天上的雄鹰的眼睛更加锐利,仿佛能够看到人的内心深处。

  “你是谁?”郝老大眼睛一眯,因为从这个人的外表,他可以看出,此人不是人族,但是并不表示他就能够放松警惕,相反他更加地戒备了,因为他在这人的身上感觉到一股不容抗拒的力量。那股力量让他感到游戏恐惧,是从心底里升起的无名的恐惧。

  他纵横纵东州多年,除了在一些天生的妖兽身上感觉到了这种恐惧之外,基本上还没有什么能够让他感到害怕的东西。因此,他一见到来人便忍不住脱口而出。

  这是来自于内心深处的恐惧,仿佛只有这样他才能够将心底深处的恐惧压制。

  来人正是幽珏。他可不是平白放走这些妖的,还被薛邢峰在体内注入了一股力量,这样做好事不留名的事情根本不是他的行事风格。

  他笑了笑,轻轻看了看在场的众妖,虚一看,大概有两,只是多数都受了重伤。他微微一笑,手上弹出一道红光瞬间将众妖笼罩。

  “咦?我的伤好了?”

  “我的也是,一点也不痛了。”

  “……”

  众妖原本是很戒备来人的,只是没有想到他一个照面之间就将他们的伤都治好了,而且看他的样也是妖,一时间,众妖对幽珏的印象都好了许多,眼中的戒备之色少了许多。

  郝老大仍是用一种戒备的眼神看着幽珏说道:“不要以为你用这种低劣的手段就能够收买我们,你到底想做什么?”说着,他将一柄环尖刀横在幽珏的面前,恶狠狠地说道。

  幽珏眼中并不惧色,如果说仅仅凭一柄尖刀就能够让他丢命,那他可以尽早去找一把菜刀自我了断了。“难怪常人都说东州的妖是一群散兵游勇,成不了什么大气候,只能任凭别人的宰杀,如今看到你们这样我算是信了。”

  “你说什么?”他话音一落,就算刚才对他还心生好感的妖此刻也没有了好心情,不由得一个个对他怒目而视说道:“你说什么?”

  “实话而已。”幽珏轻轻拨开挡在面前的尖刀,那样像是根本就不将郝老大的力量看在眼里,只有郝老大知道自己究竟承受了多大的压力。他额上开始冒汗,纵然是不想要服输,但是手上却已经渐渐没有了力气,只有慢慢地将手上的尖刀放下。

  看着众妖怒目而视的样,幽珏轻轻一笑,道:“怎么?事实就是如此还不许别人说吗?你们要是真的有本事,怎么不自己出来?看来,我救你们还真是自讨苦吃。”

  听到这些的妖顿时惊讶了,他们怎么说那里的禁制突然就崩溃了,原来是有人救了他们。一时间,刚才还怒目而视的众妖纷纷不做声了,毕竟不管在什么地方,救命之恩大于天,他们纵然是妖,也不是不分好歹的。听到幽珏这么一说什么愤怒都没有了。

  “是你救的我们?”就连郝老大也都惊讶了。

  “不然你们以为为什么后面没有追兵吗?”幽珏呵呵一笑,反问道。

  郝老大一听也是沉默了,是呀,堂堂的清羽宫会任由他们肆虐一番任意离开吗?堂堂清羽宫要是真的让他们这些妖在他们的地盘肆虐之后不管不顾,说出去天下群雄恐怕都会笑话他们。

  到时候他们会说原来清羽宫也不过如此,我还听说他怎么怎么厉害呢,原来也不过如此。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在郝老大的带领下,众妖纷纷向幽珏行礼。

  看到他们不伦不类的样,幽珏只觉得心酸,这些妖虽然是东州本土生长而出的妖,与中州也没有什么关系,但是说起来也是同宗。只见他们一个个都是一副潦倒困苦的样,丢到中州就跟难民一样,这让一向爱民如的幽珏怎么看得下去?

  听到群妖的感谢,幽珏心生感慨。

  即使是生长在东州的妖族的日也并不好过,他们多是占据一些贫瘠的地方,生活的并不如意。

  但是他们还是同样知恩图报,见到恩人也一样会感谢,根本就没有像外人说的那样不知廉耻,不知礼仪。其实妖族说起来和人族也没有多大的不同,不过是生活的环境不同,种族之间的问话和生活方式不同,因此造就了他们不同于人族的思想。但是实际上他们也是可以教化的,就如他们对自己的恩人就是有恩必报,不同于人族的狡诈,妖族其实更为纯粹。

  一来是因为他们生活的艰苦,让他们懂得互帮互助,二来则是妖族人数稀少,且没有什么好争斗的东西,他们唯一的目标就是如何好好活下去,因此对众多的妖族来说,其实生活才是对于他们最为重要的东西。

  当他们的追求只是最为原始纯粹的东西的时候,还会有什么更重要的东西可以吸引他们的?

  不过郝老大看到众妖的表现自然是很不高兴的,他冷哼一声,“我很感谢你救了我们,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我郝昂也不是知恩不报的人。既然你救了我们,你想要什么,只要你说出来,我郝昂自当尽力。”

  幽珏点头,他自是看得出来,这郝昂并不想跟自己有过多的牵扯,在中州这么多年,他怎么会不知道这郝昂想的是什么呢?

  权势,看来不仅仅是对人很有诱惑力,即使是达到了像郝昂那般地位的人也是不能够轻易割舍的东西吧。

  想来在清羽宫的日里,这些妖都是以这郝昂为,而这郝昂如今也算是积攒了一定的实力,本来他还是很有信心和本事的,只是在幽珏出现之后他就显得有些不自信了,因为他害怕幽珏抢夺他的势力。

  无他,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手下的众人选择老大的时候不仅仅是看他的修为能力,也要看这个人的德和待人的方式态。

  就为人的方面来说,眼前的这人是他们的救命恩人,不只是这些妖,就是他自己也欠这人的人情。就修为来说,他不及这人,他唯一的优势就是跟众妖有很深的情分,他们曾经同患难,是一走来的战友。

  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眼前的这个人,郝昂有些忐忑。

  看着他紧张的样,幽珏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说:“你以为我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郝昂疑惑,难道不是这样吗?

  “一直以来,人族势大,我们妖族只能窝囊的躲在贫瘠的地方苟延残喘。”他一字一句地说道,看着众妖眼露愤愤之色,不由得继续说道:“我们无时无刻不再想着要如何改变眼下的困境,可是即使是上年过去了,我们妖族的困境仍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转变。这是为什么呢?”

  在场的妖正聚精会神地听他说话,幽珏也不负众望,继续说道:“那是因为我们没有一个强有力的领导,一直以来我们都是各自为政。”看了一眼眼中喷火的郝昂,幽珏顿了顿继续说道:“也许你们认为我救了你们就是想要领导你们,但是不是这样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让你们跟着我去厮杀,纵使我现在正在为此准备着,但是我并没有想过,要让你们跟着我去做。不是我看不起你们,而是以你们现在的状态就是一副散兵游勇,一群乌合之众罢了!”他重重地说道。

  但是众妖听了不干了,他们怎么能够接受自己被人说成是乌合之众,尤其是郝昂,他是一直把自己的队伍视为自己的骄傲的,听到幽珏这么说他立刻反驳说道:“纵观整个东州,恐怕都没有任何一群妖敢到清羽宫作乱的,你凭什么这么说?”

  幽珏笑笑说:“这正是我要跟你说的,就算你们将清羽宫搅得乌烟瘴气,但是你告诉我,这一战你们死伤了多少?恐怕不用我说,你们再也禁不起像这样的再来一下吧,不说清羽宫已经有了戒备,要是他们真的集全宗之力,你们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我可不是危言耸听,想想你们是怎么进去的吧!”

  郝昂不得不承认幽珏说的有道理,他不由得问道:“那我们应该怎么做?”

  “自然是先从偏远的小宗门开始。一边攻占一边扩大自身实力,徐徐图之,不然等待你们还是只有死一条。”幽珏不客气地说道。

  听了幽珏的话,郝昂不禁沉默了,过了好久他才像幽珏拱了拱手,说道:“郝昂代众弟兄谢过前辈大恩,他日若有差遣,我等定当全力。”

  随着他话音落下,众妖也齐声道:“他日若有差遣,,我等定当全力。”

  幽珏微微一笑,说:“山水有相逢,他日有缘再见。”说完,他就消失在众妖面前。

  “这位前辈究竟是什么人物?”有妖忍不住问道。

  郝昂微微眯眼,说:“中州已经开始行动了,我们也不能慢了,他日说不定还能封侯拜相。”他看着前方,此刻胸中升起熊熊火焰,原来,他不是孤独的。只是,中州,你什么时候才会到来?

  ……

  ……

  季星辰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幽珏的身旁,此刻的他一脸苍白,没有什么精神。他眼露迷离,看了幽珏几眼,张了张口,最后还是道:“师父,真的已经不能回头了吗?”

  幽珏闻声没有偏头,只是看着远处山间的流云,:“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你……要是不愿意,你便走吧,只是我希望他日我们不要兵戎相见。到那时,我不会再手下留情。”

  季星辰默然,过了许久,他才说道:“如果一个人的至亲死在了妖的手里,他曾经立誓杀尽天下的妖,但是他却不得不在妖和人之间选择。他应该怎么选择才是对的?”

  幽珏默然,过了许久他才说道:“我懂了。以后你要做什么便去吧,我不会拦着你。只是你身上的禁制我不会撤去。”

  “你不用担心我会出卖你。我还分得清是非恩怨。”说完,他提剑离开。

  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幽珏默然。

  当初的那个少年如今已经有了傲骨,曾经他也有的,只是如今,只能说立场不同罢了。

  “师父。”唐浩一直在一边看着师徒两个,看到师父落寞的样,他忍不住出声唤道。师父他肯定是伤心了。

  “唔。”幽珏忽然轻哼了一声。

  唐浩赶紧扶起他,“师父,您怎么了?”

  “我没事。”该死,薛邢峰在他体内下的那个禁制起效了,但是现在的他还没有能力解去。可真是够狠的,这样的禁制和他在季星辰体内下的有异曲同工之妙,只要催动禁制发作,那人不死也要重伤。

  好在薛邢峰暂时还需要他的帮忙,不然谁知道他会不会下什么黑手。

  像薛邢峰这样的人,连同门的性命都可以谈笑间取走,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

  尽管看起来清羽宫众弟的死伤是关押在清羽宫中的妖孽做的,但是说起来也是他薛邢峰一手推动的。

  这种狠厉之人根本就不是他应该与之为伍的人。

  “我有点事情要去处理一下。”

  ……

  ……

  还是最初见面的那一处殿宇,幽珏冷然看着薛邢峰。此时,他全身都笼罩在淡蓝色的光晕之中,面上的纹显得更加妖冶,整个人身上的气息也显得为邪气。听到幽珏的声音,他敛去身上的气息,淡笑着看着幽珏说道:“你来得还挺快的。”

  “薛掌教找我是有什么事吗?”幽珏不卑不亢地说道。

  “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此次清羽宫打乱,本座也没有时间来招待你们了。只是,临别之前,我有件事情需要你去办。”

  “什么事情?”

  “上古曾有一道神谕,散落于人间,一分为五,融入五幅图之中,故而被称为神图。传说集齐五幅神图就能够获得天地之大造化,想必你也是听说过的。”

  幽珏点头,说:“是有这么个说法,只是不是说不是真的吗?”

  “那只是那些想要私吞神图的家伙编造出来的,只是后来他们也没有找到,因此渐渐地就连他们也都这么认为了。但是事实上,神图是存在的,我经过多年的研究探我已经大概了解了它们所在的方向。”说着,他笑了笑,说道:“季允,你们长生宗就有一幅。我希望你能够帮我得到,到时候我就会解了你身上的禁制。不是说我不相信你,而是我们双方总要拿出点诚意来,你说是不是?”

  幽珏心道你所谓的诚意还真是奇特,也罢,我就去试试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想到这里,他点点头,说道:“好,我去试试就是了。”

  ……

  ……

  因为清羽宫的事情,各宗的人已经陆续离开。

  此次清羽宫折损了不少弟,接下来的时间基本上都是在打扫战场了。

  看到各个宗门掌教长老装作一副不胜唏嘘的模样,幽珏不禁在心里冷笑,。谁知道谁的面上没有覆上一张虚伪的面纱。

  “季允,你跟薛掌教是什么关系,你们以前认识吗?”沈君兰问幽珏说道。

  幽珏微笑摇头,说:“只是萍水相逢,又恰好谈得来罢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御道妖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