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哒看书网 > 东荒纪元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寻获天河水

第二百八十九章 寻获天河水


  黎山老人,水道人,两人都是在东海享誉盛名的强大散仙。

  可是如今两人齐出居然连一个少年人都奈何不得,不仅如此,看他们的样子似乎也没有太多招架之力。

  如此场景,怎么能不使得黎幕三人目瞪口呆。

  看着半空中那狼狈躲闪剑光的身影,他们实在是无法相信那就是平日里如不可攀登山岳一般的师尊。

  “师尊......”

  低声呢喃细语,黎幕握紧了拳头。

  而与他同样看着自家师尊在半空不断腾挪的许公子则是与他的反应有些不同,手一按宝船,一道白色匹练就朝着狄白激射了过去。

  “聒噪”

  身子一侧躲开那道满含先天罡气的白色匹练,狄白眼神一敛,随手朝着许公子就是一握拳。

  拳头一握,随后无数道细碎的剑气居然就这么凌空出现,将许公子连同那宝船就这么包裹了起来。

  “卡拉”

  如同玻璃破碎声,那剑光一合,这座华贵的宝船就连同许公子全身的衣服直接化作了飞灰。

  看了一眼自己的杰作,狄白撇了撇嘴,手一挥,许公子就被一道巨大的劲力给拍飞了出去。

  “混蛋,欺人太甚”

  看到自己爱徒被如此羞辱,水道人哪里忍的了。

  身子一冲,整个人就化作了一道白光撞向了狄白。

  “分水刀”

  白光如刀,锋锐无匹。

  眨眼间,那道刀芒就到了狄白的眼前。

  但是,此刻的狄白可不是以往那个孱弱的修者。

  现在的他,实力已然深不可测。

  “太弱了”

  口中吐出三个字,狄白眼神一瞪,一道几可破碎虚空的剑光就自其眼中炸开。

  “撕拉”

  没有一丝征兆,散仙水道人就这么被一道目光给震得一口血吐了出来。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剑神式,你怎么会剑神式,这是剑王的独门绝技啊”

  一边吐血飞退,水道人一边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狄白。

  而听到水道人这么说,黎山老人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细细回忆了一番刚才狄白与两人交战的场面,这种不借由自身飞剑而全凭剑气攻击的手段,可不就是八王之一,号称攻伐无双的剑王所独有的剑招么。

  而方才那一招以目光御剑的方式,则正是剑**名最隆的招数—剑神式。

  难不成,这个少年居然是剑王的传人不成?

  一瞬间,一个有些可怕的想法浮现在在场所有人的心头。

  咋吧咋吧嘴,黎幕三人心中同时涌现的还有无限的悔恨。

  自己怎么就猪油蒙了心,干嘛非要盯着这个破岛。这下好了,软柿子没捏到,捏到一块大铁板。现在看来,还很可能是一块烧红的大铁板。

  “剑神式?那是何物?”

  摇了摇头,狄白对于水道人的称呼似乎有些不喜。

  “我问你,你们围住我是为何?”

  目光看向黎幕三人,他问道。

  听到狄白这么问,黎幕三人立刻面露踌躇之色。

  这怎么说啊,难不成直接说自己几人是想要抢劫你不成?

  “看来是想要行那剪径之事”

  眼睛一瞥黎幕三人,狄白自顾自地说道。

  三人互望一眼,想要辩驳一二,但是转念一想,似乎也没有说错,自己几人可不就是想要剪径么。

  “那你二人就是来助拳的?”

  问完了黎幕,狄白又将目光看向了水道人两人。

  这话一出口,水道人两人脸上立刻浮现了羞赫之色。

  您抬举,大爷您可真是抬举。

  我俩这哪是来助拳的,这是来挨拳的啊。

  尤其是水道人,摸了摸自己隐隐作痛的内腑,他不由得很恨地看了一眼远处浮在水面上的许公子。

  这孽徒,害死老夫了!

  “这位,少,前辈”

  本来想说少侠,但是水道人想了想还是喊了一声前辈。

  对方这般实力,自己又被打成这样,他实在是没有脸来充前辈。

  “让你说话了吗?”

  听到水道人的声音,狄白想都没想就又是一瞪。

  “嘭”

  如同漏气的皮球,水道人一边吐着血,一边整个倒飞了出去。

  “呃”

  看到狄白这毫不讲理以及毫无征兆的出手,黎山老人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似乎,这个少年的性情有些难以捉摸啊。

  “呃什么呃”

  果然,他的思绪还没有收回,狄白的怒火就转到了他的身上。

  手一伸一握,他周围的空间就直接炸了开来。

  原本平静稳固的空间直接碎开,如同碎开的镜子一般,漏出了里面那可怕的场景。

  无垠的虚空,数不清的乱流,赫然是一个极其不稳定的空间。

  “虚无空间”

  黎山老人的声音都变了调。

  看着那一脸平淡,甚至还带着几分疑惑的狄白,他心中的恐惧已经不知道如何形容了。

  随意撕碎空间,这等手段明明是只有帝君才能掌握的空间之力啊。

  难道这少年居然是一尊隐藏了实力的帝君不成?

  恐惧,不解,求生的欲望,无数种情绪在他的心头炸开。

  而无数种情绪中最强烈的一种,还是求生欲。

  他的气息骤然一弱,而后便看到他周身的蓝光炸了开来。

  蓝光闪烁,那原本破碎的空间立刻一滞,借着这片刻的停滞,黎山老人跌跌撞撞地冲了出来。

  “呼~呼~”

  抬头看向狄白,他只觉得胸腔火辣辣的疼。

  刚才真的好险,那一瞬间他炸开了自己过半的罡气才换来一条命。

  如果再迟疑一点点,怕是就要交代在那里面了。

  这个少年,到底是什么来路?

  “哟,还没死呢”

  看到黎山老人居然逃出生天,狄白似乎显得有些意外。

  脚步一脉,他就来到了黎山老人的面前。

  “哼”

  被他骤然近身,黎山老人身子一僵,但是却不敢做出任何过分的举动。

  两人目光对视,前者微微一笑,朝他伸出了手。

  “呃?”

  看到这个动作,黎山老人有些困惑。

  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老夫这里有他想要的东西不成?

  “抢劫”

  见对方似乎有些疑惑,狄白好心地解释道。

  “就是把你们最珍贵的东西给我,不然的话”

  说到这,他又是阳光一笑

  “我就打死你们”

  笑容阳光,话语却是冷酷到了极点。

  而且对于这句话的真实性,在场所有人没有人会怀疑。

  定定地看了狄白一会儿,黎山老人确认他没有和自己开玩笑之后方才颤抖着将自己的戒指拿了下来。

  “老夫的戒指在此,阁下拿去吧”

  将戒指递过去,他苦笑道。

  一生的积蓄,就这么打了水漂,要说不心疼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比起自己的性命,这些身外之物就有些没法比了。

  而看到黎山老人将戒指递过来,狄白却没有接。

  他神色玩味地看着对方

  “我说了,最珍贵的东西,你家是不是在和我开玩笑”

  话音一落,黎山老人的身子又是一僵。

  半晌,他长叹了口气,从自己的怀里拿出来一物。

  “罢了,是我与此物无缘”

  摇了摇头,又再度抚摸了一番,他方才将一个小木盒递了过去。

  “甚好”

  看了一眼小盒子,狄白直接就塞进了戒指当中。

  “你可以走了”

  手一指远方,他将目光看向了重伤的水道人。

  捂着胸口缓缓后退,黎山老人手一抬就要带黎幕走。

  “嗯?”

  眼睛一瞪,狄白有些不高兴了。

  都说了要走就要给东西,你给了一份东西却想带走两人,莫非是欺负小爷不识数不成?

  黎山老人原本已经打算赶紧离开,但是没成想还未走出去几步,一道锋锐无匹的气息就从背后袭来。

  “前辈!!!”

  一脸震惊地朝后面猛退,他死死地看着狄白。

  “想走,交东西”

  没空和他多废话,狄白只是招了招手。

  “我刚才......”

  黎山老人想说我已经交过了啊,但是他还不算太笨,看出了狄白的用意。

  一份东西一个人吗?也罢。

  再度从戒指里拿出来一个金色的盒子,他抛给了狄白。

  “七转宝丹,前辈,我可以走了吗?”

  “走吧”

  一把将宝丹塞在了自己戒指里,狄白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告辞”

  心中大喜的黎山老人拉着黎幕,两人立刻化作一道遁光消失在了远方。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东荒纪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