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哒看书网 > 御前心理师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寻人

第一百八十八章 寻人


  时间凝固下来,柏灵僵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好似一座雕像。

  直到身后再次变得嘈杂起来,有人的影子落在她身上,柏灵抬起头,见方才那个跟着宫人离去的年轻男人和老妇人回来了。

  年轻男人身上多了个包袱,那包袱被他系在怀中,还有一只手一直捂着。

  “娘,你在这儿等一会儿,我去喊车来拉人。”那男人轻声道。

  “诶,”那老妇人眼角还噙着泪,声音亦有些哽咽,“老板车就行了,让他们再拿个席子来,卷着……”

  “知道知道。”

  两人的声音戛然而止——他们此刻都看见了坐在宝鸳身边的柏灵,柏灵也正抬头望着他们。

  “你是……?”那男人脸上出现几分警惕。

  “我是宝鸳的朋友。”柏灵低声道,“听说她出事了,就来看看。”

  听见柏灵喊姐姐“宝鸳”,那男人脸上的警惕更重了些,“朋友?百花涯里的朋友还是哪里的朋友?”

  柏灵垂眸,没有回答,她望向男人和老妇人脚边的地面,低声问道,“宝鸳的后事,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打算的?”

  “还后事……”那男人皱眉笑了一声,“你谁啊,管着么?”

  “如果你们家不宽裕,可以交给我。”柏灵答道。

  母子二人这时才定睛打量起柏灵——她身上的衣服虽然很素净,但能瞧得出来,这材质不是普通的粗布衣裳。

  男人的眼神移到了柏灵的心口,可惜今日柏灵穿的衣服并不露肩,他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出柏灵究竟是不是百花涯里的姑娘。他也往前几步,蹲了下来,脸上带着些微轻浮的笑意,“看不出来,我姐在这儿,还交上了富贵朋友啊。”

  柏灵没有回答。

  “我看你小姑娘还长得挺标志的,你是那个,那个……钥字号的吗?我听说她们一直想拉我姐姐去那边做事,我姐不肯。”那男人轻声道,“你们是小姐妹?”

  柏灵抬眸望向眼前的男人。

  见柏灵一直不回答,那男人心里已经有了底,他伸手探向柏灵胸口,想要拨开她的衣领看看左肩下究竟是不是带着百花涯的刺青,然而手还没有碰着柏灵的外衣,有人便提住了他的后领,将他整个人都提了起来。

  “不要动手动脚的!”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是陈信。

  陈信随手将那看起来颇有几分痞气的青年丢到一旁。

  “郡王殿下。”柏灵低头行礼。

  陈信看了一眼柏灵和她身前平躺的尸体,轻叹了一声。

  “不必多礼。我方才去兰字号找你,里面的人说你到南边花弄这儿来了,我就跟来了。”

  一旁被丢开的男人此时已经在母亲的搀扶下重新站了起来,“你们干什么!?我姐姐尸骨未寒,你们在这边打情骂俏?”

  “嘴里放干净点!”陈信斥道。

  然而,那个男人的腰杆却好似一下硬了起来,“怎么的?我们就是要带我姐回家,是这个小娘子自己说要帮忙料理后事的,我就是确认一下她的身份,怎么的?”

  陈信的随从怒喝道,“这是上洛郡王,不得无礼!”

  那男人愣了一下,旋即便没了声音。

  这边陈信还没有说话,那边的老妇人已经哭哭啼啼地擦起了眼睛。

  “官兵欺负人了啊!”

  老人嘴里说着一些不知所谓的话——这世道真叫人活不下去啊,才将将承受女儿离世的苦痛,眼下又因为一个青楼女子,被郡王刁难啊……

  周围围观的人又多了起来,陈信哪里见过这种架势,一时间脸竟有些微红。这里不在上洛,他调动不了官差来驱散百姓,教坊司的宫人也在一旁冷眼袖手,没有半点要插手解围意思。

  柏灵望着眼前牛皮膏药一样的男人和老妇,忽然笑了一声。

  她走到老妇人面前,半蹲下来,低声道,“别演了,婆婆开个价吧。”

  那妇人从指缝里看了柏灵一眼,止了哭,小声道,“教坊司给了五十两,那你们也给五十两吧,给了钱,人就你们拉走。”

  陈信听得怒从心起,“你——”

  “阿婉。”柏灵对着街的另一头喊了一声,那边的侍女很快走了过来,“拿十两银子过来。”

  “诶诶,我是说五十两!”那老妇人连忙说道。

  “只有十两。”柏灵冷冷望了他一眼,“爱要不要。”

  老妇人的话憋在嘴里闷了一会儿,“……十两就十两。”

  侍女从袖中取出一个钱袋,交到了柏灵手中,柏灵丢在地上,那老妇人含泪笑着,很快将钱袋捡起来在身上擦了两下,重新揣进怀中。

  一旁的男人一手抱着怀里的包袱,一手搀着母亲,很快消失在人群中。

  “真是便宜了他们!”陈信有些羞恼地说道。

  “阿婉,喊辆车来。”柏灵望向近旁的侍女,“把人带回去。”

  “诶。”侍女点了点头,回身去张罗。

  ……

  陈信原是专程为了衡原君的事而来,但今晚见柏灵的表情,也知道不是个说话的好时机。他送柏灵回到兰字号后,也一直在旁边搭手帮忙。

  宝鸳被送到兰字号外的一个小院里。

  原本发生这样的砍人惨案,是必定要惊动衙门的,然而今夜的事发地毕竟在百花涯的花弄里,且教坊司也先一步赶到,和死者的家属定好了私了的事宜,所以如仵作验尸、衙门审讯等一系列官府的流程,也都不必再走。

  柏灵连夜请来了入殓人,在搬运尸体的时候她就发现,宝鸳的脖子和肩膀之间,就只剩下一层皮肉粘连。

  先前躺在地上的时候发现不了这差别,但在抬运的时候,他们不得不为此小心小心再小心。

  入殓人也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她显然也是见过风浪的,望着这样的尸首,她很快取出针线,拨开宝鸳的上衣,而后一点一点将外面的皮肉缝好。

看过《御前心理师》的书友还喜欢